滇西抗战:卫国保家,为平静幸福的生活

来源:人民日报作者:杨文明责任编辑:向雄
2018-02-08 10:22

滇西抗战阵亡烈士纪念碑。本报记者 杨文明摄

“啪!”父亲一记响亮的耳光,抽在面黄肌瘦的儿子脸上。“爹,我饿!”“饿也不能偷军粮!咱们背的一斤米,就是前线战士一条命,就能帮咱们前方战士消灭一个侵略者!早日赶走日本人!”讲起70多年前的滇西抗战,云南省保山市博物馆研究员李枝彩仍然满怀激动。

正义自由,代价曾何等沉重

70多年前的滇西,因为日本入侵,陷入重重战火。1942年春,日军进犯缅甸,妄图沿滇缅公路长驱直入,进而攻占全滇,威逼重庆。为了保卫获取国际物资交通要道的滇缅公路,中国远征军和盟军与日本在滇西、缅北一带展开激战。

在龙陵,县长王锡光为抢修滇缅公路,一夜急瞎了左眼。“不能按期完工,我就带大家跳怒江谢罪!”他写成的《滇缅公路歌》印发全县,鼓励民众踊跃修路,报效国家。

中国军队和盟军联手抗战的身后,是千千万万中国各族民众的支持。1941年初,在重庆珊瑚坝飞机场举行的献机典礼上,云南捐献飞机30架,名列全国第一。据不完全统计,抗战期间云南捐献的飞机在200架以上。八年抗战中,云南省每年7月7日全民抗战纪念日都要举行“七七”献金活动,共募获国币2767万余元,寒衣200万件,军鞋100余万双。1944年,抗战时期中国第一个血库在昆明建立,市民纷纷前来献血支援抗战。

在攻打腾冲来凤山的战斗中,腾冲和顺乡的群众把米饭配上蔬菜一甑一甑地挑送到阵地上。远征军的一位团长在报告中写道:“白发苍颜之老先生、西装革履之少爷公子、男女学生、乡镇保甲长和民众等,均争相驮沙袋,担子弹,送茶饭……此时官兵精神异常振奋,几不知是在打仗。”原计划10天才能攻占的来凤山,仅用24小时即攻克。腾冲光复后,远征军一位指挥官说:“此次反攻腾冲之所以能够取得胜利,半由于将士用命力摧强寇;半由于腾冲民众大力支援之功!”

腾冲光复,摆在当地政府和广大民众面前的首要任务是如何重建家园,救济难民,度过饥荒。但是腾冲老百姓首先想到的是为牺牲的民族英雄筹建国殇墓园。由于整座腾冲古城毁于战火,腾冲百姓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只能“一碑一罐一把骨灰”将腾冲城攻坚战牺牲的3000余名将士集体火化安葬。“取名国殇,意在纪念那些为国捐躯的年轻战士。”李枝彩说。

“为世界,卫正义;为祖国,争自由”。如今,国殇墓园的碑刻仿佛在告诉每位祭奠者,为争取自由、正义曾付出何等沉重的代价。

没有和平,连读书都做不到

一位16岁的少年,站在阁楼上,望着街上抬出的一具具尸体,将手中的笔几乎攥断,狠狠砸在桌上。

1942年5月10日腾冲沦陷,代号“黑风”的日军部队“奸淫烧杀,每日不绝”,将杀害中国无辜民众视为“一种娱乐”。5月18日,300多逃难群众在六库栗柴坝被日军包围,妇女被日军“当众强奸”,最后全部被机枪扫射杀死在江边。自1942年5月4日,日机对保山城连续轰炸达8次之多,保山城毁一半,死伤人口1万多;在保山县和被占领区的腾冲、芒市、盈江县等地,日军施放大量鼠疫、霍乱细菌,并在腾冲使用芥子气和瓦斯毒气等生化武器,致使保山6万人死于鼠疫和霍乱。据统计,日占期间,滇西地区死于疫病者超过21万人,腾冲战前人口37万,战后仅余19万。

回忆当年,90岁的卢彩文眼中透着坚定。“日军侵占腾冲,烧杀抢掠,原本平静的读书生活被打破,没有国,哪有家?!”初中尚未毕业的卢彩文投笔从戎,考取军校、加入远征军,在沦陷区开展情报工作。“当时想,我还有兄弟姐妹,即便是牺牲了,也还有他们照顾父母。”

日军侵入滇西后,实行“三光政策”,年轻的卢彩文曾多次亲眼目睹惨剧。在军校,原本三年的课程因为战争的缘故压缩到了一年。“爱国,尤要爱惜自己生命,但国家有需要,即使献出生命也在所不辞。虽然知道学得不够扎实、专业,但靠着一股子爱国劲,我们都想早日走上战场。” 卢彩文说,没有经受过侵略,就不能理解什么是保家卫国。

为了避免敌人怀疑,卢彩文等人基本上都是到处跑。不少群众大概能猜出其身份,经常在日军搜查前提前报信。“没有沦陷区群众的帮助,我们的工作很难开展。”卢彩文说。

实际上,远征军从来不是孤军奋战。为了彻底摧毁日本法西斯对中国抗战大后方的包围和封锁,从修筑滇缅公路到滇西大反攻作战,中国远征军与滇西民众、美国盟军、爱国华人华侨并肩战斗,为抗击日本侵略者付出了巨大的牺牲。据统计,仅保山一处,战争中就牺牲民工2.46万人。在滇缅公路沿线17个县和设置局,汉、彝、白、傣、苗、傈僳、阿昌、景颇、德昂、回等11个民族群众齐上阵,每天修路民工达15万至20万人,死于坠崖、疫瘴者3000余人;在整个抗战时期,为满足运输、防空、训练等军事需要,云南军民奉令新建机场31个,加上改扩建和原有的机场,共修筑机场55个,整个驼峰航线更是征用地勤人员、机场勤杂工9300余万个工。

卢彩文介绍,一名腾冲籍军校毕业生留给同学的同学录里写道:“走,打回家乡去!我们生,家乡就不能收复;我们死,家乡就能收复。为国家做事,即便是献出生命也是应该的。”

腾冲光复后,卢彩文选择重新回到学校读书。“没有和平,连读书都做不到,我们今天纪念战争是为了避免战争,爱好和平最终是要占据上风的!”

滇西抗战,不仅为中国而战

“大后方、结合部、最前线”是云南省中国近代史研究会会长吴宝璋对于云南在抗日战争中地位的概括。“抗战爆发后,云南就成为大后方;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云南又成为中国抗日战争与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东方战场的结合部;而滇南防御战开始时,尤其是滇西抗战爆发后,云南又成为抗日战争的最前线。”吴宝璋说。

光复腾冲、浴血松山、三战龙陵、收复芒市、畹町,把残敌逐出国土,1945年1月27日,中国远征军与中国驻印军在缅境芒友胜利会师,标志着滇西反攻战的胜利结束。整个滇西反攻战,历时8个半月,歼敌2.1万多人,中国远征军投入16万人,伤亡和失踪6.7万多人。

当时,与滇缅战场大反攻的节节胜利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豫湘桂战役的惨败。1944年4月至12月,日军发动了打通中国大陆交通线的“一号作战”,日军迅速推进,长驱直入,一直打到贵州的独山,并打通了粤汉铁路,抗日正面战场出现了严重危局。然而,缅北反攻的胜利使中国驻印军新6军新22师和第14师得以空运回国,投入黔桂战场,有效地遏制了日军的攻势;滇西缅北反攻的胜利,中印公路和中印输油管相继修通,滇缅公路也重新打通,军事装备和汽油得以源源不断地运到前线,极大地保障了对日作战,并有力地支援很快就要开始的全国反攻。

滇西、缅北反攻的胜利为收复全缅甸创造了有利的条件,也给美军在太平洋的反攻减轻了压力。正如罗斯福总统著名谈话所说:“在亚洲,中华民族进行的另一场伟大防御战争在拖住日本人”,“假如中国被打垮了,你想一想有多少师团的日本兵可以因此调到其他方面来作战?他们可以马上打下澳洲,打下印度……一直冲向中东,和德国配合起来。”

滇西反攻为稳定正面战场严重危局起到了极大作用,重振了全国军民的抗战决心和斗志,极大地支援和配合了盟军在印缅战区和太平洋地区的作战。

为了这场决定战局的胜利,中国和盟军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仅“驼峰航线”就先后损失609 架运输机,牺牲中美飞行员1500多名。如今沿着旧日航线飞行,在晴朗的高空,依然可以看到覆盖在冰川雪谷中绵延不绝的飞机残片在熠熠闪亮,被称为“铝谷” 。

70多年过后,有人问抗战老兵张体留是否曾经怕过。“怕,怎么不怕?炮弹声音特别大,震得耳朵生疼。”张体留说。

“那你恨吗?”张体留没有直接回答,默默地说:“一旦战争,双方都要死人,我希望各个国家和平共处,再也不要有这么多年轻战士阵亡。”

战争的教训从未被遗忘,如今腾冲国殇墓园,前来祭奠者络绎不绝;平静幸福的生活也不该走远,70多年前的战场来凤山,树木已参天。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