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气派与中华精神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记者栗振宇责任编辑:张志伟
2017-12-21 09:48

大国气派与中华精神

■解放军报记者 栗振宇

印青

最近,由中宣部、文化部和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联合推出的第五批“中国梦”主题新创作歌曲名单公布。在这30首优秀歌曲当中,有不少是军旅艺术家参与创作的。比如《向往》《天眼》这两首歌曲,就是由军旅作曲家印青担任作曲的作品。日前,记者围绕“中国梦”主题歌曲创作等话题采访了印青——

印青,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歌舞团一级作曲,中国音乐家协会副主席。代表作有歌曲《走进新时代》《西部放歌》《天路》《江山》《当兵的历史》《边关军魂》《强军战歌》等,歌剧《党的女儿》(合作)《长征》等,舞剧音乐《妈祖》等,影视音乐《百团大战》等,作品多次获得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国家文化部“文华奖”等奖项。曾多次担任国家级各类音乐比赛评委,及国家、军队重大文艺活动的策划、主创,被评为全国中青年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

艺术家应该跟上时代步伐,生动表达老百姓的心声

栗振宇(以下简称“栗”):首先请您介绍一下歌曲《向往》的基本情况。

印青(以下简称“印”):《向往》这首歌不仅入选第五批“中国梦”主题歌曲,还获得了中宣部第十四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这首歌是专门为十九大创作的。创作的缘起,来自于习主席强调的“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我和词作者都希望这首歌能够充分体现习主席的思想,充分展现十八大以来的成就。词倒是没有问题,关键音乐怎么来体现。过去我创作这类歌曲,比如《江山》《走进新时代》《一切献给党》等,都是用比较抒情的方式来表达的。在创作《向往》的过程中,我们深深感到,党的十八大以来,我们国家建设发展速度特别快,各行各业都是迅猛发展,这是大家都能够深切感受到的。所以,我就想用一种非常明快、铿锵有力的节奏来表现,但旋律是抒情的,用音乐上的话叫紧打慢唱。紧打慢唱是中国戏剧音乐的一种方式。我们把这种形式体现在歌曲创作上,可能更加符合当代音乐的一种风格,更加符合老百姓的心理状态。它的节奏非常快,象征着时代的脚步在飞速发展。同时,我采用了年轻人更能够接受的一种旋律方式,富有青春气息又不失庄严,这也是希望体现我们国家朝气蓬勃发展的一种态势。

栗:这首歌的确同您之前创作的歌曲风格有所不同,铿锵有力的节奏感和豪迈饱满的抒情旋律,很好地融在了一起。这是不是您在有意识地实现某种超越?

印:是想有所超越。这首歌出来后,全国各地都有人来要这首歌的伴奏、总谱。不少同行问我,你是不是想超越自我。我说是的。但回过头来看,与其说是超越,不如说是更加准确地捕捉到了当下的一种音乐形象。每一个时代都会产生与之相适应的某种风格的旋律,每一个时代也都有一个时代的节奏。《向往》这首歌曲的节奏和旋律能够反映当下老百姓的一种心情和感受。我觉得对于创作者来说,这种捕捉特别重要。我们经常讲时代的脉搏,时代的脉搏到底是什么?在音乐上怎么体现出来?这一方面我想的比较多。

栗:《天眼》的创作又是怎样的呢?

印:“天眼”工程的成功建设,是让我们每一个中国人都感到很自豪的事情,我之前就琢磨着为“天眼”写首歌。后来,正好贵州邀请我为“天眼”写歌,和我的想法不谋而合。跟《向往》比起来,《天眼》的艺术手法更多元一些。首先它有一种浩渺天空、浩渺宇宙的感觉,表现出人类对太空的一种向往和追求,也反映了我们中国人对国家能取得如此巨大成就的一种自豪。同时,这首歌我用了更偏向流行音乐的元素。演唱者汤非也是咱们部队的。

栗:这两首歌曲风格不一样,题材也不一样,但都引起大家的共鸣,我觉得其中很重要的就是,这两首歌都契合了当代中国人的一种集体文化心理。

印:你讲得不错。这种集体文化心理是需要我们艺术家去捕捉的。创作要有人民性、时代性,要接地气,要反映人民的心声,这对艺术家来说是很重要的。我们需要据此来研究创作,研究题材和角度的选择。另外,怎样用恰当的音乐语言来准确地反映出老百姓的集体情感,表达他们心理上的倾诉,很重要也很难。一部作品,大家反映好,说明作品是能够反映出老百姓心声的。

栗:回想这两首歌的创作过程,有没有给您印象较深的事?

印:主要是歌词的反复修改。因为我对歌词一向是要求比较高,经常和词作者一起反复讨论、反复修改。词作者经常被我弄得几乎崩溃。

栗:讨论和修改时,心里肯定会有一个标准。您心中这个标准是什么?

印:标准有两个。一个是准确,第二个是精彩。准确就是思想和内容表达的准确性,精彩就是艺术上的精彩。当然首先是准确。每一句话都要能准确表达出时代的意义,准确表达出老百姓的心情。这就需要反复讨论、反复修改。改完后再唱给大家听,让大家感觉好不好,对不对。大家都说这个意思对,那我就定了。多听大家意见,这也很重要。我觉得,我们这个时代的艺术家创作的作品要为这个时代的人们服务。有的艺术家自称某个作品是为了三十年后、五十年后的人写的,今天的人听不懂,三十年后、五十年后就听懂了。我不太同意这个观点。我们这一代艺术家就是为这一代人服务的,能够准确反映出这一代人的心情,并在文化上、精神上有着引领作用,就能成为好作品。

“中国梦”主题歌曲创作是一个平台,是一种引领,还是重要的文化现象

栗:“中国梦”主题歌曲到现在推出第五批了,之前四批中还有不少优秀歌曲是您创作的。比如《强军战歌》《共筑中国梦》《梦想星光》等。感谢您为我们奉献了这么多优秀作品。同时,连续五年的主题创作,一大批优秀作品的竞相传唱,使“中国梦”主题歌曲创作已经成为当代一个重要的文化现象。您是怎么看待这一现象的?

印:“中国梦”主题歌曲创作,是以“中国梦”这三个字为引领的。这个平台就是要大力弘扬主旋律创作,大力弘扬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它引导很多词曲作家创作了非常多的优秀歌曲。这是符合我们这个时代需要的。现在歌曲创作多元化程度较高,各类题材歌曲产量很大,但是真正积极向上的、正能量的、美的、健康的、能被广大群众传唱的音乐作品不多,突出的更不多。在这种背景下,“中国梦”主题歌曲创作这个平台就显得尤为重要。与此同时,“中国梦”主题歌曲创作还是一种引领,是对我们文艺创作上的一种引领。在各类艺术形式当中,歌曲是最具大众性的。多少年来,无论在战争年代还是社会主义建设时期,一首好的歌曲对老百姓的影响力、感染力和号召力是非常大的。所以主旋律歌曲创作,这个声音永远不能低迷。曾经有一段时间,主旋律创作相对单薄,而鼓吹“娱乐至上”的音乐几乎是铺天盖地。我不排斥流行音乐,也认为其中有不少好作品,但也有很多我认为不是很健康的甚至是比较糟粕的东西。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梦”主题歌曲创作推出后,这种情况有了很明显的改观,很多艺术家都踊跃参与进来,给大家带来了很多主旋律的优秀作品。我们国家需要这种声音,尤其是在我们民族走向伟大复兴的这个重要历史关口上,更需要这种正能量的作品,去提振精气神,去鼓舞士气。同时,老百姓的情感抒发也能找到合适的载体。这是“中国梦”主题歌曲创作的一个重要贡献。

栗:的确,“中国梦”主题歌曲创作这个平台,不仅激发了艺术家的创作激情,更成为一种文化引领。这种文化引领在当前是极为重要的。

印:非常重要。我们特别需要这种声音。我不是说其他音乐类型就没有好作品,但是有的所谓先锋派、现代主义作品,还有些极端个人化的作品、比较商业化的作品等,容易带来晦涩、阴暗甚至低俗、媚俗,这样的作品在我们复兴之路上,怎能成为主流呢?我们必须要让主旋律的声音成为主流。“中国梦”主题歌曲创作这个平台,就起到了这样的作用,它让主旋律的声音响亮地存在、响亮地在中国大地上传播。

新时代的军歌创作,要体现一种自信,展现泱泱大国气派和堂堂中华精神

栗:“中国梦”主题歌曲创作,事实上构筑了当代文化的一个高地。在这一过程当中,军旅文艺工作者付出的努力和取得的成绩,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当前军事文艺创作的实力和价值追求。作为当代知名的军旅作曲家,您对当前军旅音乐创作有什么感受?

印:这个话题比较大。我最重要的感受就是军旅歌曲创作人才要后继有人。我们军队文艺历史上曾经出现过很多大家,留下了无数脍炙人口的作品。可现在,很多有影响力的艺术家都老了。年轻的作曲家也有不少,大多具有较高的专业水平,但总体上对部队了解还是相对缺乏,还需要更加强化对官兵的感情,特别是要强化对国家、民族和军队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光有技术是不行的,没有情感投入,没有生活体验,没有责任感使命感,创作就找不到感觉,怎么听都不到位。这还要有一个过程。

另外,就是我们军旅音乐如何创新的问题。军旅歌曲是当下生活的反映。今天的军旅音乐跟以往有较大的差别。今天我们进入新时代,向世界一流军队迈进,这时候我们军歌的音乐风格和内容展现出来的精神风貌,应该是什么样的,这需要我们去研究。我觉得,首先要有一种泱泱大国之风。泱泱大国军队的风格是什么呢?它不是虚张声势,不是肤浅地张扬,它是俯视、藐视敌人的,有时候反倒是举重若轻的。所以,我觉得现在的军歌,更需要展现的是一种自信,充分表达对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坚定信念,对建成世界一流军队的高度自信感。这样的音乐既要有时代感,又要有民族气,既有泱泱大国气派,又有堂堂中华精神。此外,怎样把新的音乐概念、理念、元素和中国传统结合在一起,并能够接地气,能与官兵情感、思想、情绪统一起来,也很重要。现在,有些年轻人的作品模仿西方音乐较多,很时尚,但是缺乏中国元素,缺少中国的精神气质和中国音乐的气派。现代音乐怎样体现中国元素和中国气派,怎样表现中国军队的鲜明特色,是当前军旅音乐需要解决的复杂问题。

栗:您说的非常深刻,相信很多读者也有同感。新年就要到了,明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党的十九大精神的引领,国家社会和军队建设的蓬勃态势,都为文艺创作繁荣提供了重大历史机遇。在这样一个充满希望和梦想的新时代里,让我们期待军旅音乐创作迈向更高境界,也期待您不断推出更多新作。

印:谢谢广大读者的关心支持,谢谢《解放军报》的关注。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