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别忆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晨光责任编辑:张志伟
2017-12-20 09:44

桂林别忆

■晨光

桂林,早已心向往之。

车过长江,窗外的风景越发润泽起来,葱郁的山、清冽的水一直牵引着我的视线。及入广西,就到了桂林市的辖地,典型的喀斯特峰林地貌渐次铺展在眼前。

桂林,岭南名城,秦属桂林郡、象郡,后置桂州。历经亿万年的地质演进,这里的山、水、洞、石,钟灵毓秀,造化可人,宛若一幅迤逦展开的桃源仙境图卷。“江作青罗带,山如碧玉簪”“群峰倒影山浮水,无山无水不如神”“江山惹得游人醉,印入肝肠都是诗”……漓江烟雨,阳朔风光,已成为独特的自然文化印记,印刻在历代文人骚客的吟咏里,印刻在世界自然遗产的名录上。

澄江如练,翠峰列屏,临流玉立的凤尾竹芃芃丛丛,如少女的裙裾,摇落一江幽情。栩栩如生的奇石天造地设,深邃幽远的溶洞一如仙境,延展着沧海桑田的万千变化、不尽遐思。荡舟江上,任清风拂面;举步攀岩,赏黛色铺陈;徜徉老街,品“三宝”滋味;登临古城,览前朝旧迹……伏波山前,听伏波将军马援南征试剑石的传说;象鼻山下,寻洞藏古酒萦回经年的异香;踏访西街,叹歌仙刘三姐绕梁千载的回响……移步易景,触景生情,一路走来,桂林的景入目、歌入耳、情入心。

未到之前,对桂林是有着诸多想象的。以山水之胜秀甲天下的一方土地,想必是一个温婉怡人的所在;山青水柔,想来这里的人民也是温良敦厚的。游历其间,耳闻目睹,似乎也在时时处处强化着这种印象。或许是孤陋寡闻吧,在我的潜意识里,桂林以自然风光名,离兵连祸结的战事应该很远。不意游七星岩时,却发现这里的青山绿水间,竟发生过八百壮士抗战殉国的感天动地故事。

1944年,已现败势的日军孤注一掷发起“一号作战”,意图打通大陆交通线,摧毁盟军对日远程空中打击基地,确保本土及外围“绝对国防圈”的安全。湘桂战役,是这场中日双方在中国大陆最后一次大规模攻防战役的重要组成部分。桂林保卫战,又是其中至为悲壮的一章。远在西南一隅的桂林古城惨遭兵燹,桂林军民也因此得以在神圣民族解放战争的舞台上一展可歌可泣的气质与本色。

1944年10月末,桂林保卫战打响,七星山作为城防外围核心防御阵地,战况尤为激烈。守军131师一部,依托七星岩等岩洞与敌血战10余日,有效迟滞了日军进攻。七星岩下,日军久攻不克,恼羞成怒,先后施以炮轰、弹炸、毒气熏,最后灌入汽油引燃。洞内守军八百余人除少数从后岩突围外,全部殉国。当时的《广西日报》对此有这样的报道:

七星岩内搜索结果,岩内尚余忠骸八百余具,尽属广西子弟。计有303轻机枪连,该连长死时尚作紧握马缰姿势,忠马亦死其旁,想为作战中毒而死。此外有防毒排、迫击炮排、第一连、团部官佐、卫生队、野战医院及三百余伤兵。枪支多弃掷岩内深潭中……忠骸死状极惨,盖于敌人使用毒气后,复用火攻,以是死者有头伸入石钟乳之内,而身在外以避毒气者;有仰卧者;有尚作射击姿态者,而今英姿宛在……

在普陀山霸王坪,我找到了忠骨合葬的“八百壮士墓”。站在碑前,望着漫江碧透的水,望着满目葱郁的山,想象着当年守城官兵迎着炮火,浴血拼杀,以命相搏,江流为之赤的惨烈,不屈的呐喊似乎就回荡在耳畔,鏖战的身影仿佛就浮现在眼前。

天地英雄气,千秋尚凛然。悠长的岁月抹去了战争的创伤,葱茏的草木隐去了鏖兵的痕迹,但血与火的洗礼却融入这方土地、这里人民的血脉,沉淀成值得传承记忆的精神底色。

山水的风骨,山水的魂魄,是一方水土一方人经年累月浸润滋养的人文传统。对于一地风光而言,这应该就是比山水更能永驻人心的文化气质与精神内涵,而细细品评,爱国、忠诚与献身又是其中最激越高昂的旋律。

抚今追昔,凭吊当年。壁立千仞的狼牙山巅、冰封千里的林海雪原,还有就在桂北浩荡奔流的湘江侧畔,都上演过血沃国土、气壮山河的英雄故事,也因此在我们这个民族的记忆中镌刻下深深的印记,成为我们心灵畅游的绝美风景。

由此想到了茅盾先生创作于抗战时期的《风景谈》。对于风景的解读,先生的论述至为精妙:“人类高贵精神的辐射,填补了自然界的疲乏,增添了景色。”“自然是伟大的,人类是伟大的,然而充满了崇高精神的人类的活动,乃是伟大中之尤其伟大者。”当熹微的晨光中远远望见两个哨兵持枪肃立的剪影,作者感喟:“如果你也当它是‘风景’,那便是真的风景,是伟大中之最伟大者。”

风着意,景随心,风景的意涵原本是要用心来品读的。正是因为有了充满精神的人的活动和充满关怀的人的体味,风景才灵动、丰厚、深刻起来。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