纠了班长之后,我被“针对”了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李洋洋责任编辑:张志伟
2017-12-20 09:29

纠了班长之后,我被“针对”了

■空降兵某旅机炮连战士 李洋洋

前半年,我还是“纠察队”的一员,值班那天,一位中士外出归队超假,面对他的求情,我还是按规定做了登记。而如今,因为部队编制体制调整,我被分流到其他连队,巧的是,眼前这位班长就是那位被我登记的中士。这不,来到他们班后,我就被“针对”了。

“长这么高的个儿,就这速度?能不能更快点?”在连队组织的5公里摸底考核中,我以21分11秒的成绩跑到全连第11名,他却还嫌我慢。没办法,谁叫他是班长呢?

为了不让他再找麻烦,我只有逼自己重回巅峰了:每次跑步绑上沙袋,晚上坚持做“三个一百”…… 又一次5公里考核,我以19分56秒的优异成绩取得全连第三名。心想这次他应该会表扬我吧,得到的却是一句:“别骄傲,你要学的还有很多呢!”好吧,他肯定还在记仇。

班长口中“要学的还有很多”,指的就是迫击炮。虽然在各类影视中经常见到它的身影,但真正操作起来却让我很头疼。这不,他又来找茬了:“能行不?不行就摔座钣去!”

“别说啦!我能行!”本就因为专业训练搞得心烦气躁,加上他这么一说,我气不打一处来。可说完我就后悔了,还好班长只是说了句:“既然能行!那就证明给大家看看。”

自此,训练中我比大家更刻苦,因为是零基础,所以学起来比较吃力,他就在一旁看着我,时不时还“指指点点”。而当我的专业成绩在他的“指点”下明显提升后,内心又开始有点感谢他了。

可一回到班里,看到班长那张冷峻的脸庞时,我内心的感激瞬间荡然无存。这种“敌意”,一直持续到那次拉练。

那是为期两天的跨昼夜拉练,行军第一晚,我脚上就起满了泡,晚上夜宿居然还和班长睡一个帐篷,心里别提有多郁闷了。深夜,我睡得迷迷糊糊时,被一个熟悉的声音叫醒,只见班长拿着针线,把我的脚放在他的腿上,银针连着线穿过了脚上的血泡,丝毫没有嫌弃我的“香港脚”。那一刻,我鼻子一酸,忍不住喊了句“班长”,“咋啦,很疼吗!那我轻点……”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