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说军营衣食住行”之“行军”传奇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王建智 张 贺责任编辑:张志伟
2017-11-26 09:43

“趣说军营衣食住行”之“行军”传奇——

一朝携剑起,上马即如飞

■王建智 张 贺

资料图

“整个战争艺术的秘密,就是成为交通线的主人。”上下五千年,我们先祖们的一次次经典战例,不断说明着一个道理——能否取得战争最后的胜利,快敌一步的行军能力是关键一环。

今天小乐就跟大家聊聊部队行军的演变史——

“行军”一词最早出现在《管子·小问》:“吾已知战胜之器,攻取之数矣,请问行军袭邑,举错而知先后,不失地利,若何?”

自古以来,行军和打仗,就是一对密不可分的 “兄弟”。春秋战国之前,当然也有行军,只不过不这么称呼而已。原始社会时期,部落之间挨得比较近,大家 “抬头不见低头见”。为了争夺食物和领地,发生火拼打起架来,两条腿绰绰有余。

随着地盘逐渐扩张,举着几十斤重的石刀木棍东奔西走,就有点难为保卫家园的勇士们了。需要催生发明,到了夏朝,一个叫奚仲的人发明了世界上第一架由车架、车轴、车厢组成的独辀马车。

该车以两匹马作为牵引力,不但解放了战士的双手,而且运个物资、送个战利品也方便了不少。

到了西周,马车的系驾方法从二马牵引发展出了四马牵引,马车的速度和机动能力应战争的要求有了更大的提高。自此“车战”盛行。每到行军打仗,戈戟如林、车马交错、八铃锵锵的宏伟壮观图景绵延数十里,帅得一塌糊涂。在这个时期,拥有战车数量的多少成为国家战力强弱的标志,“千乘之国”“万乘之国”的说法由此而来。

进入战国,各国混战不休。“穿越大半个中国去打你”的情况时有发生,战场从过去的中原大地扩展到北方山地和江南水网地区,战车因为笨重、迟缓等局限,逐渐无法适应多种地域下的行军作战。

于是,赵武灵王率先脱下了长袖博带宽衣,穿上了短袖窄衣,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诸侯”。凭借“胡服骑射”,赵国掠地千里,一跃成为中原霸主,开启了“马背上的战争”序幕。

骑兵机动灵活,可以保证军队快速追击、包围、偷袭和驰援,而且骑兵借着战马奔腾的气势可以冲击步兵方阵,战斗力霸蛮得很。其余诸侯国纷纷效仿,自此“车战”开始向“骑战”转变。

但是,骑兵不好当。兵书《六韬》中记载,骑兵需要“冲敌险阻”“绝尘跨沟壑”,这可难为坏了许多“新兵蛋子”,不要说上阵,上马都费劲。直到魏晋南北朝时期,“马镫”横空出世,才大大降低了“入行”门槛,“一朝携剑起,上马即如飞”成为了现实。不仅如此,为了降低骑兵战损率,“甲骑具装”成为潮流,重骑兵粉墨登场。人披战衣、马穿铠甲、全副武装,威风凛凛,比起步兵,简直是开了外挂。

受生产力和科研能力所限,古代行军主要的方式就是步行、车行、骑行和船舶运输。“车辚辚,马萧萧,行人弓箭各在腰。爷娘妻子走相送,尘埃不见咸阳桥。”“诗圣”杜甫的这两句诗,就形象描绘出了古代大军出征之时车轮滚滚、战马嘶鸣、人来人往的场景。

现代战争从单一作战方式向多维作战方式转变,建国后我军开始向摩托化和机械化发展,全军仅保留两个骑兵营和几个骑兵连,“白马饰金羁,连翩西北驰”的场景成为千古绝唱。

如今,公路网、铁路网四通八达,空运、水运形式多样。科学技术的日新月异让我军行军方式变得更加灵活、机动、高效,“日行千里”成为现实。“多兵种多地域远程投送”频频见诸报端,更快更强更有力的大国行军方式正在裂变升级……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