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报:当下创作需补英雄钙质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张丽军责任编辑:张志伟
2017-11-22 10:50

当下创作需补英雄钙质

■张丽军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国文联十大、中国作协九大开幕式上的讲话中指出:“祖国是人民最坚实的依靠,英雄是民族最闪亮的坐标。歌唱祖国、礼赞英雄从来都是文艺创作的永恒主题,也是最动人的篇章。”英雄叙事讲述着世界通行的话语,英雄精神绽放的是恒常人性的光芒。作为中国当代英雄叙事的重镇,军事文艺理应在彰显新时代文化自信、讲好新时代强军故事、建构新时代英雄价值等层面做出回应、寻求突破。今天,我们邀请四位青年评论家、作家从不同的角度梳理研判英雄叙事的瓶颈问题和发展空间。

——编 者

英雄情结是古今中外普遍存在的人类社会共同情结,在文学作品中体现为大量的英雄形象及其承载的理想主义精神与崇高美学追求。

进入20世纪以来,五四新文化所孕育的中国现代新文学发出“人的文学”“平民文学”的口号。文学进入了一个以民主、科学、自由、平等、生命尊严为精神主潮的文学新时代。五四新文学的英雄形象及其伦理文化内涵,在延续传统英雄形象的同时,也发生了质的变化,有了新的民族国家、独立人格、革命、自由精神等新文化意蕴。鲁迅《狂人日记》中的“狂人”、茅盾《虹》中的梅女士、巴金《家》中的觉慧、蒋光慈《冲出云围的月亮》中的王曼英、赵树理《小二黑结婚》中的小二黑等人物形象是现代文学中的新英雄形象。三四十年代中的《生死场》《八月的乡村》《新儿女英雄传》等作品塑造了众多抗战英雄和解放战争英雄。新中国成立之后,“十七年文学”中的英雄形象有着特定时代的历史烙印和精神底色,具有鲜明的乐观、明朗、革命、理想的时代精神气质。直到今天,依然闪耀着穿越时空的崇高之美。

新时期以来,在改革开放的时代精神引领下,一批新时期文学中的英雄形象诞生了。《乔厂长上任记》中的“乔厂长”、《新星》中的县委书记“李向南”等大刀阔斧进行改革的新英雄形象出现于文学与影视屏幕中,激起强烈的时代精神共鸣。与此同时,以往“高大全”式的英雄形象被新的具有民间色彩和大地气息的草莽英雄、平民英雄所取代,英雄形象具有了民间化、个体化、日常生活化的叙述维度。

随着市场经济的兴起,一种新的经济形态、思想意识和话语声音出现了:“其他都是空的,多挣几个钱要紧”“要享受,不要奋斗”“找个好老公,少奋斗十年”等视个人生活享受为人生最大目标的享乐主义和拜金主义思潮兴起。社会上所流行的“躲避崇高”、消解英雄的解构性思潮,不仅仅是源于人文精神领域某些人的思想蛊惑,更重要的、更直接的是来自现实的、巨大经济压力的物质性逼迫。昔日的“遍地枭雄”、革命英雄与民间的草莽英雄,亦随之黯然失色。

“小林家一斤豆腐变馊了。”这是曾经写作《新兵连》《塔铺》等一系列纯净、明亮作品的刘震云的小说《官场》开篇。“馊豆腐”气息,不仅是日常生活颓败、腐烂的气息,更重要的是主人公小林等人心灵绝望、无奈、悲哀的时代忧伤气息象征。“新写实小说”,无疑是在刺穿时代的精神弊病,也对社会现实发出了思想叩问。我们到底要过什么样的生活,我们的生活为什么如此平庸乃至无望?英雄精神的光芒与抗击平庸的理想主义哪里去了?

在经历过一段时间的迷茫之后,中国当代文学寻觅到了变革前行的力量,塑造出属于新时代的新英雄形象。张炜在创作出长达四百五十万字的《你在高原》系列作品之后,2016年又推出新的长篇小说《独药师》。《独药师》是一部“变法之作”,内容是全新题材,人物是全新形象。书中塑造了两类不同的英雄形象,一类是关于个体的生命长生的医学探索者,另一类是关于人类群体社会的生命长生的革命探索者。《独药师》是21世纪中国文学的一部全新题材的、重新深入历史和地域文化的具有很高艺术性、思想性和精神探索意义的重要作品。而贾平凹近年来接连创作了《高兴》《带灯》等长篇小说,塑造了自觉认同城市、带领农民兄弟姐妹共同致富的新农民形象刘高兴,以及同情弱势群体、扶危济困、与农民姐妹交“老伙计关系”的乡镇干部形象带灯。这些农民形象在延续了《新儿女英雄传》《创业史》《公社书记》等以往文学作品的英雄品质和叙述传统的情况下,有了新的发展,堪称新乡土文学的英雄形象。

作为当下中国文学最为活跃的主体力量,70后作家群体在文学技巧、叙述能力、人性观照等方面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但是,在文学精神深度、英雄叙事、理想维度等方面,却存在着匍匐于大地之下,叙述过于个体化、微观化、日常化的局限,而难以获得飞翔的艺术想象力和宏大的、超越性的精神力量。中国70后作家有着“到世界上去”的开阔视野和从故乡到都市、从历史到当代、从现实苦难到精神救赎的叙述深度,但是与现代文学、“十七年文学”比起来,依然存在着叙述广度、思想高度和精神深度的差距,依然存在着对时代核心精神、大众共性问题关注不足,人物形象缺少理想主义、英雄之气的瓶颈。70后作家在深刻把握世事人情,准确描摹时代新变的同时,也存在如何超越日常生活的庸常、琐碎的问题。整体来看,对于时代的共性问题、英雄形象、理想主义关注不足、叙述不力。70后作家的世界格局、人生境界、文学理念亟待进一步开拓和深化,而更为紧迫的是要从内心深处培育一种理想主义、英雄气概和磅礴向上的文学壮志。

补充英雄精神的钙质,提升崇高审美的质感,正是当下的中国作家,尤其是70后青年作家建构自己的精神原乡、确立文学经典地位的根本途径。崇高是伟大心灵的回声,置身新时代,站上新起点,广大青年作家要开阔视野、扩大格局、提升气象;以伟大的文学心灵去深入民间大地、深入民族历史、深入当下现实,书写新时代的“民族脊梁”、塑造新时代的英雄形象;以应有的文化自觉参与到时代精神与世道人心的建构中来。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