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浪漫?敢不敢!这才是“比翼双飞”正确的打开方式

来源:中部战区微信公众号作者:李云鹏、王雯娟责任编辑:张志伟
2017-11-18 20:09

比浪漫?敢不敢!这才是“比翼双飞”正确的打开方式

他们是陆军航空兵历史上第一对夫妻飞行员,也是唯一一对驾驶武装直升机的夫妻飞行员。

 “901 关车!”当本场次训练最后一架直升机旋翼停止了转动,蒲玉婷摘下耳麦 , 迈出机舱,甩了甩利落的短发,露出陕西妹子标志性的爽朗笑容,两颗小虎牙在夕阳的余晖中显得格外俏皮机灵。回到宿舍,开门、放下飞行包……还来不及换下被汗水浸湿的飞行服,她就找出手机 :“我飞完回来啦!安全顺利!”而这条信息的收件人宋佳正驾驶着战鹰飞翔在天空。宋佳是蒲玉婷的丈夫,与她同是陆军第 81 集团军某陆航旅的直升机飞行员。像他们这样的陆航直升机飞行员“夫妻档”,目前全军仅此一对。

蒲玉婷麻利地换衣服、整理宿舍里的物品,不停地找事做,可隔不了一两分钟,就又打开手机看看,直到那个昵称为“佳哥”的联系人发来信息:“我回来啦……” 对于这对“一树之高”上的爱情鸟来说,这样的牵挂,写满了无数个日子。“飞行员爱上飞行员,是很需要勇气的。”回顾一路走来的经历,蒲玉婷说。 2014年,蒲玉婷和宋佳同期来到一个飞行大队,在对航理知识的集体讨论交流中,两人在业务争论中认识了彼此:“总距越大,旋翼的反扭矩就越大,发动机输出功率也会增大”“旋翼反扭矩就相当于旋翼的旋转阻力力矩,与功率有啥关系”……两人此前飞的机型不同,理论基础也不同,几次争论下来,谁都不服谁。

宋佳毕业于陆航学院,算是“科班出身”。蒲玉婷毕业于空军航空大学,改装直升机前,飞过的三种机型都是歼击机。从固定翼飞机到直升机,最初改装的几个月里,蒲玉婷需要不断将以前固有的思维方式推翻重来。她渐渐发现,每一次与宋佳充满“火药味”的辩论,都会促进她对新知识的理解和掌握。 “他的基础知识很扎实,课后还主动把学习笔记和飞行总结借给我。” 几次争论后,蒲玉婷便打趣地称宋佳“宋老师”,两人也渐渐从“辩友”成了好友。这个过程中,蒲玉婷对待飞行的那股子韧劲和执着,也让宋佳渐渐心动。

奇妙的缘分,被蓝天见证,年轻的心,被共同的志向指引走到了一起。渐渐地,工作生活上的质朴情谊滋润了爱情的种子,这对飞天璧人的情缘也日渐茁壮成长起来。当其他年轻恋人还痴迷于甜言蜜语之中,他们的默契早已建立在对飞行技术的切磋进步之间 ;当其他年轻恋人还在为风花雪月沉醉伤感,他们,已经驾驭战鹰在起飞线上待命。

那年,宋佳首次进入编队飞行训练,在修正队形偏差上总是问题层出不穷。看到他心急如焚,蒲玉婷结合自己过去的歼击机编队飞行经验,一下子点出了问题所在 :“你的技术没问题,就是修正偏差时性子有急!”结合具体飞行动作一番细细分析之后,宋佳顿时恍然大悟,继而感动不已:“还是你最了解我!” 去年11月11日,两颗相互温暖的心终于走到了一起。就在这一天,宋佳和蒲玉婷登记结婚了。对于常人来说,这一天可能是“购物节”“光棍节”,但对于这对飞行员夫妻来说,这一天永远只属于承载着他们飞行梦想的“空军节”。

结婚后,夫妻俩虽然同在一个单位,但由于有各自的飞行训练,工作日两人都住在自己的飞行员宿舍,只有两人都不担负战备值班的周末,才难得一聚。新婚不久,宋佳就接到接收新机的任务奔赴哈尔滨,一去大半年,回来没多久,又再赴朱日和,参加庆祝建军90周年阅兵。有时候,蒲玉婷会对丈夫开玩笑说:“我们这就是‘周末夫妻’!” 除了鼓励陪伴,竞争也是他们之间有趣的黏合剂——“我们可是同期来到旅里的,到时看谁先当上机长哦!”那天,顺利完成了战术起降训练任务的蒲玉婷兴奋地向丈夫下了战书。“行,咱飞着瞧!”正在进行机群编队飞行训练的宋佳满怀信心,与妻子定下约定。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蓝天奇缘连接战鹰铁翼,青春热血共托飞天梦想。这对年轻的飞行员夫妻,就这样用最平凡普通的方式,在“一树之高”上诠释着青春无悔,比翼齐飞的大爱情怀。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