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战化训练,从这里挺进未来战场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江永红责任编辑:向雄
2017-07-24 09:34

打仗硬碰硬,训练必须实打实。军事训练是部队提升战斗力、确保履行使命任务的根本抓手。党的十八大以来,习主席提出一系列关于深入开展实战化训练重要战略思想,为全军部队开展实战化训练提供了根本遵循。砺剑大漠、角逐深蓝、搏击长空……今天的《解放军报》刊文指出,随着一场场高水准实战化演练的不断铺开,曾经的训练顽疾得到有效纠正,新的训练成果竞相涌现。鼓角争鸣中,一支支精锐之师正踩着新军事革命的节奏、沿着现代战争的轴线不断迈进。

“跨越-2014·朱日和”演习

从这里挺进未来战场

■江永红

朱日和,内蒙古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镇,近年来却成了军事新闻的“暴风眼”。有个叫加里·李的美国人在网上发表了一篇文章,题为《朱日和之狼——中国“蓝军”已成气候》。文中说:

“‘跨越-2014·朱日和’演习……在规模、参演部队组成、训练强度和对手本质等方面与以往有所差异。来自七大军区的七支劲旅开赴北京军区的内蒙古朱日和训练基地参演。在六次(注:应为七次)演练中,‘红军’以惨重代价仅取得一场胜利。‘红军’的惨败实际上反映了解放军训练已进入了一个新时期,一个与中国首支专业化模拟‘蓝军’部队密切相关的时期……”

此人很内行。他敏锐地发现,我军训练跨入了一个新时期,即实战化训练阶段。

海军举行实兵对抗演习

峥嵘岁月90年,但系统的军事训练开始于新中国成立之后

战争年代,我军在战争中学习战争。建国伊始,朱德总司令就指出:“不搞正规化、现代化训练,就是有现代化的装备也不行。今后不能练兵的指挥员也不能指挥打仗。军队平时就是以训练为主。”1950年,一批身经百战的中高级干部坐到了南京军事学院的课堂上,让他们惊讶不已的是,授课的教授中竟有自己的手下败将。于是,出现了像《亮剑》中李云龙那样奚落教员的情景,气得温文尔雅的刘伯承元帅拍了桌子……我军的正规化、现代化的训练就是这样起步的。

从全国解放到“文革”前,我军的训练有两个黄金期。第一个是上世纪50年代初至“大跃进”前,其标志性事件为南京军事学院和军委训练总监部的成立。第二个黄金期出现在1964年前后,以大比武和郭兴福教学法为标志。可惜两个黄金期都很短暂,分别被扣上了教条主义和单纯军事观点的帽子。至于“文革”对军事训练的破坏,更是不堪回首。

1979年西南边境的那场“杀鸡用牛刀”的战争,在“牛刀”上留下两条血的教训:一,不研究对手,打弱敌也会吃大亏;二,单一兵种难打胜仗,必须学会合成作战。于是“蓝军司令”应运而生,模拟敌军出现在演练场上。1980年底伊始,全军兴起一股红蓝对抗之风。这一时期出现的如空军的蓝军分队等,至今仍青春焕发。

无独有偶,1981年,美国在莫哈韦沙漠腹地建起了欧文堡国家训练中心,养了一只凶狠的“狼”,即一支模拟原苏军的专业化“红军”部队。美国陆军旅必须至少两次在这里与“红军”实战化对抗后,才可宣布已做好战斗准备。10年后的1991年,海湾战争爆发。一种新的战争样式——信息化战争才出襁褓,就已让世界目瞪口呆。美军参战官兵的体会是:此战比演习轻松多了,就像狮子吃一只“被拴着的羊”。海湾战争及后来的伊拉克战争其实是美军设计的战争,而训练中心则是战争实验室。说实战化训练是军事训练的最高层次,根据在此。

海湾战争后,我军的战略方针调整为“打赢高科技条件下的局部战争”,科技练兵掀起热潮,各类演习捷报频传。但美军一个旅长在观摩了我军一次联合演习后说:“我宁可在演习中败给假设敌,也不愿在战争中败给真实的敌人。”这话绵里藏针,一针见血。由于没有模拟出复杂电磁环境,由于“蓝军”不专业,演练就不逼真,就无法进入实战化训练这一军事训练的最高层次。

我军真正跨入实战化训练这扇门,是在党的十八大之后。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