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防知识产权:要保护更要转化

来源:中国国防报作者:裴 贤责任编辑:张志伟
2017-06-26 11:23

国防知识产权:要保护更要转化

■本报记者 裴 贤

制图:张锐

编者按

前段时间,一条新闻刷爆了一些人的朋友圈——“中央军委装备发展部首次集中发布国防专利解密信息”。人们不禁要问:国防专利能否被成功唤醒?

长期以来,由于我国国防专利制度“重定密、轻解密”,许多优秀国防专利技术长期“沉睡”在保险柜中。这次解密,是否意味着国防专利将走出保险柜得到真正运用?

也有人认为,国防专利的解密只是一个小小插曲。还有人说,国防知识产权得不到保护,国防专利要转化为民用技术是天方夜谭。

看来,加强国防知识产权管理势在必行。

有人说:“国防专利发明人只管生娃,不管养娃。成果被别人盗用,自己都浑然不知。”这是否可信?

西安天和防务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微波室主任高阳的一段经历,或许对人们有所启发。在一次竞标项目中,高阳发现某家企业所使用的技术成果和该公司某项国防专利极为相似。之后,高阳跑了很多地方进行取证,却苦于国防专利的保密性,很多信息查询不到,吃了不少闭门羹。

国防大学教授姜鲁鸣作了这样的概括:按照《国防专利条例》规定,他人未经许可使用国防知识产权而引发的纠纷,可以通过和解、调解、诉讼的途径解决。但实践中,由于国防知识产权严格的保密规定而无法获得充分的证据,致使司法途径解决纠纷的愿望难以实现。

记者在一项资料中看到:自2009年《国防知识产权战略实施方案》制定以来,我国国防专利年申请量迅速增长,以信息化为特征的高技术领域国防专利比例不断增大,基础性、前沿性技术成为增长主体。

姜鲁鸣却认为:国防知识产权为资本运营打下了坚实基础,但总体来说我国知识产权工作中“重确权、轻保护”的倾向依然存在。

在一次调查中,国家知识产权运营军民融合特色平台副总经理段国刚发现:已解密的3000余件国防专利中,就有1000余件国防专利属于重复申请。很多国防专利存在侵权行为,但是却没有一起维权事件。

有人说:“国防专利发明人只管生娃,不管养娃。成果被别人盗用,自己都浑然不知。”

在段国刚看来,此话一点都不假:国防专利工作“重确权,轻保护”,长此以往会造成大量的资源浪费。

国家科技部的一项研究证明了这一说法:我国每年省部级以上科技成果有3万多项,但能大面积推广产生规模效益的仅占10%~15%;每年产生的7万多项专利实施率仅为10%左右;科技进步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30%左右;高新技术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仅为20%,远远低于发达国家60%的贡献率。

加强国防知识产权保护,目前重点仍在相关政策法规的配套和完善上。对此,专家提出了种种对策性建议。

陕西省知识产权局副局长张连业认为,加强国防知识产权管理,能够促进国防科技资源的高效配置,提升国家安全保障能力,引导先进技术的军民转化。可以说,是提升科技动员效能的一个重要途径。这就更增加了保护国防知识产权的迫切性。

如何加强国防知识产权保护,不少专家提出了不少对策性建议:

姜鲁鸣认为,当务之急是要积极推进国防知识产权法规建设。针对当前装备科研、生产、采购、维修及保障等装备管理法规中知识产权要素缺项、标准要求不高等问题,应加大国防知识产权立法力度,采取修订现有法规与出台新法规相结合的方式,有计划、有步骤地实施国防知识产权法规建设工程,尽快构建涉及国防知识产权战略实施各个领域、覆盖工作各个层面的国防知识产权法规体系。

张连业介绍,配套政策体系是保障。从知识产权转化成功经验来看,完善的配套政策体系是推动工作的法制保障。以美国为例,立法明确要求每一个联邦政府机构都要有正式的技术转移方案,已经建立了包括法律、法规、规章、条例等在内的较为完善的政策体系,这些法规为国防知识产权转化提供了充足的法制保障。目前,我国国防知识产权转化应用探索实践并不缺乏,但国家层面的法律法规体系尚未完整建立起来,依法推动国防技术成果转化应用的依据和可操作性还有很大的完善空间。

国防大学教授王伟海建议,健全完善组织体系是推动国防知识产权管理工作有效开展的重要前提。应按照“科学设置机构,合理划分职责,明确工作关系”的要求,加强顶层设计和统一领导,建立由国防知识产权综合管理机构、政府和军队大单位国防知识产权管理机构、国防知识产权专业机构、国防知识产权服务保障机构,以及军工集团等单位知识产权管理机构组成的管理组织体系。同时,还要理顺相关部门之间的工作关系,确保在国防知识产权审查或注册登记、行政管理、行政执法、纠纷处理、中介服务、信息服务、学术研究与交流等方面,各级部门、各类岗位人员工作职能分工明确,任务相互衔接紧密,从而形成机构完善、机制协调、运行顺畅的管理新局面。

还有有关专家表示,加强国防知识产权宣传教育不可或缺。加强国防知识产权管理,首要任务是引导和提升各级主管部门、科研单位、科技人员树立强烈的知识产权意识。在计划实施上,可以由相关部门制订出台国防知识产权宣传教育计划和实施指导意见,各相关单位结合实际具体贯彻实施;在具体形式上,可以采取知识产权法规宣进会、国防知识产权讲座、开展国防知识产权宣传月、专题研讨、编发有关教材等多种形式灵活开展。通过宣传教育,使所有国防知识产权相关人员认识国防知识产权的重要作用和重大价值,熟悉国防知识产权相关法律法规,明晰国防知识产权创造、使用和保护的相关流程,从而牢固树立国防知识产权意识。

国防专利技术,最大的价值在于为军队建设和经济建设服务。只有将科研成果转化运用才能发挥其真正作用。

在一项调查中,段国刚发现:95%国防专利发明人国防知识产权意识薄弱,对于国防知识产权的认识不够深刻。很多发明人申报知识产权的直接目的是为课题鉴定、晋升职称增加“砝码”,而没有认识到其对提高武器装备建设水平和军队建设的重要作用,更没有从市场的角度进行考量,发掘其中的经济价值。

姜鲁鸣认为,国防专利技术,最大的价值在于为军队建设和经济建设服务。只有将科研成果转化运用,才能发挥其真正作用。

其实,为了推进国防专利技术从军用转化为民用,国防知识产权主管部门从2015年起对已授权国防专利开展密级审核工作,并于今年3月初,通过全军武器装备采购信息网进行国防专利制度实施30多年来的首次集中发布。

有人认为,推动国防专利解密会起到促进军民技术双向转化的作用,有助于释放国防系统长期积淀的创新要素。它可以促使军民创新要素组成新组合,从而产生意想不到的创新裂变效应。

在王伟海看来,国防专利解密只是一个突破口。要在经济优势与军事优势之间建立起良性循环,实现社会资源转化为双向互动的经济竞争力和军队战斗力,是一个极其复杂的过程,需要一系列有效的制度安排和机制设计。

有关专家建议,推动国防专利技术从军用转化为民用,还需要推动国防知识产权信息综合服务平台建设,加强军民技术双向转化服务体系建设,实现国防专利解密信息定期公布的常态化。同时,还要加强基础性制度建设,增加有助于强化信息共享、开放竞争、双向转化、激励创新的政策制度供给,坚决拆壁垒、破坚冰、去门槛,破除制度藩篱和利益羁绊,构建系统完备的科技创新军民融合政策制度体系。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