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修旅史,填补空白,这是送给官兵临别前最好的礼物!

来源:军报记者-中部战区作者:何志斌、康克、记者周远责任编辑:向雄
2017-06-21 10:56

流前带好旅史再出发

——第83集团军某部做好改革中历史传承微调查之二

■何志斌、康克、解放军报记者周远

部队的光荣历史传统,是我军红色基因的重要载体,记录着昨天,启迪着今天,指引着未来。在当前“脖子以下”改革深入推进之际,部队历史传统传承工作遇到了一些现实问题:有的部队被拆分,单位的无形资产怎么“分家”;有的部队近几年历史有空白,有没有必要花费精力编修;有的部队即将移防,史馆内珍贵的史料、文物如何搬运……

铭记自己的历史,是为了更好地出发;更好地出发,是为了书写新的历史。

李元圣(左一)正在核实旅史相关细节。焦现信 摄

“旅史编好了没有?”这些日子,第83集团军某旅三连二排长李元圣经常接到这样的电话。

原来,该旅第一版旅史只编修到2012年12月份,往后4年多的旅史还是空白。今年年初,这个旅专门抽调3名干部组成了旅史办,李元圣就是其中一员。“没想到我这个普普通通的排长,自打进了旅史办,就成了全旅关注的焦点!”李元圣说。

先是旅领导很关注。改革当前部队工作千头万绪,可是旅政委李彦钦每天都要到旅史办至少一趟,其他旅领导也经常来,脸上都写满了急切:“当前如果不尽快完成编修旅史的任务,改革后再编修就难了,甚至有失传的可能。小伙子们加把劲,务必赶在部队整编前填补好旅史空白。”

其次基层官兵也很关注。上级已经预先通知了,这个旅要被分流到数个新单位,最远的要移防千余公里,尽管面临进退走留、跨省移防等诸多现实考验,可还是有不少官兵打来电话询问进展。其中一位四级军士长恳切地说:“要离开熟悉的营区,心里非常不舍,请让我们带上旅史移防出发吧。”

全旅都在急切地盼着,旅史办人员也加班加点工作,可是两个多月过去了,完整的旅史还是没有出炉。李元圣解释:“编旅史不是写小说,难就难在不仅要生动形象,更要真实客观。”

比如,规范某系列演训就遇到两个问题:一是名称是“演习”还是“跨区基地化训练”?二是开始时间是从部队集结算起还是以到达训练场为准?最终,他们从上级得到规范性表述,统一称为“跨区基地化训练”,开始时间定为第一道导调文书下发时间。

仅为了核实这两个细节,旅史办就用了不少时间。事后他们也很感慨:“试想,如果时间过去得更久些,再想准确记述这段历史就更难了。编修第一版旅史时,工作人员有时为了核查战争年代一位烈士的名字,就需要辗转数千公里。”

李元圣介绍,他们按照旅领导的指示,没有把历史写成无味的流水账和干巴巴的数字,而是看得见摸得着的人和事。

李元圣(图右)正在核实完善旅史相关细节。焦现信 摄

“你看这张照片,运输车车厢里满是灰尘,战友们一个个都成了‘土人’;你再看看这段文字,记录的是旅修理营高级工程师张泽建克服各种困难,带领攻关小组针对演习需求进行科技创新的事……”翻开旅史,李元圣对每个篇章都如数家珍。

“到了快说再见的时候,大家才发现,自己对单位的感情原来这么深。”旅政治部副主任邬杨松向记者介绍了两个小细节:收集旅臂章的官兵多了,大家对能证明自己在旅工作经历的物品越来越珍惜;来部队的老兵多了,大家都想赶在老部队移防前再看一眼。

新编修的10万余字旅史在综合大家意见修改完毕后,最终赶在机关分流前,加印了几十本,送给到新单位报到的机关干部。一位机关干部捧着旅史,双眼湿润:“这是临别前收到的最好礼物。在新的岗位上,我们一定把旅史当财富,赓续红色血脉、续写新的历史。”

李元圣介绍,现在印刷厂还有旅史办的人在盯着,后续1000册正在紧张印刷,确保各营连移防时能够带着完整的旅史出发。

采访结束前,窗外传来一阵训练的呐喊声,原来官兵们刚跑完武装5公里,在喊口号增加肺活量。李元圣听得出了神,自言自语地说:“我希望,多少年以后,战友们看到这本旅史,能够回忆起自己曾经做过的事、流过的汗、动过的情,牢记一段经历、一份感情、一种精神……”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