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传真:新兵班长摘掉“眼镜”拜他为师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高 冰 李 伟责任编辑:张志伟
2017-06-19 09:14

新兵班长摘掉“眼镜”拜他为师

■高 冰 李 伟

【难题会诊】

大学生士兵当班长骨干,既有管理方法活、思维理念新的“先天优势”,也有刚出校门就进营门,兵龄短、资历浅,缺乏带兵经验和岗位历练的“后天不足”。如何让他们在最短的时间里转换角色、实现转型?这是摆在一线带兵人和大学生士兵面前的一道考题,请看第81集团军某旅二营上等兵、副班长王菲政交出的答卷。

【新闻故事】

“我大你多少岁?真是没大没小!”2015年9月,王菲政从地方大学参军入伍,来到第81集团军某旅二营四连。新兵连第一次班务会上,听到比自己小了好几岁的新兵班长张口闭口叫他小王,他这心里甭提多别扭了,当场就和新兵班长起了争执。

新兵班长瞅瞅他不高的个头、偏瘦的体型,没有半点退让的意思:“要想在咱这荣誉连队立足,先得干出点名堂来。到时候别说再不管你叫小王,我还要拜你当师傅。”

听了新兵班长的话,王菲政嘴上不再争辩,心里却暗下决心一定要证明自己。四连是旅里的标杆连队,“猛人”辈出,参加集团军以上比武考核百余次,屡屡摘金夺银。“在这样的连队,哪怕脱几层皮也要干出个样子来,让新兵班长好好瞧瞧。”

可决心再大也得一步一步干。新训一开始,王菲政就发现前面全是“拦路虎”:跑步,耐力不行;投弹,力量不够;战术,动作太慢……大学期间体能基础太差,年龄又比同年入伍战士大,别说在新兵班长面前露一手,弄不好倒是献了丑。

“体力赶不上战友,那努力必须多于战友。”每次训练中,王菲政都要缠着老士官们问长问短:动作要领是什么?技巧在哪?有没有诀窍?晚上小练兵,他还自我加量,非得全身湿透才罢休。经过一段时间的艰难努力,新训结束时王菲政的训练成绩从连队末位排到了中等偏上。

遇事爱琢磨,做事有韧劲,王菲政逐渐让官兵刮目相看。去年9月,作为榴弹发射手的王菲政,报名参加旅神枪手、神炮手、技术能手“三手”等级评定,挂着列兵军衔和士官班长们同台比拼。由于选手每周只训练2次,一次仅6发弹,缺少经验的王菲政只能靠反思总结摸索规律。每次射击后,他便将弹着点绘制成图,记下当时的射击时间、枪支枪号、气温、风速等情况,两个月里光射击靶图就画了30余套,终于归纳出射击的“独门诀窍”。

“神枪手”评定当天,19名射击骨干激烈角逐。第一轮考核,仅6人全中目标,王菲政赫然在列。接下来考核中,考官现场改变规则:3发弹,全部打最远目标、最小靶子。怎一个难字了得!训练近两个月,射手们从未这样练过,很多人顿时慌了神儿。反倒是一直不被看好的王菲政,凭借训练中总结的修正技巧,再一次全中目标,荣膺“神枪手”称号。

“这个大学生确实有真本事。”入伍才一年多,王菲政就被连队选拔为副班长。眼瞅着班长骨干和同年战友一口一个“王班长”叫得格外亲切,那位新兵班长也不好意思叫他小王了。

当上了副班长更觉责任重。一次演习中,连队远程机动一昼夜,抵达疏散隐蔽地域宿营时,官兵都已疲惫不堪。当晚下起雨来,后半夜帐篷漏起了雨。王菲政被雨淋醒了,而身边的战友还在酣睡。“仗还没打响,可别先‘阵亡’!”王菲政披上雨衣独自一人钻出帐篷,他先将其他人的雨衣盖在帐篷上,又找出手电和铁锹在帐篷周边挖排水沟,反复钻进帐篷检查防雨效果,足足忙活了1个多小时。第二天,小组成员精神饱满地参加演习,圆满完成上级赋予的作战任务。年底,王菲政被表彰为“优秀士兵”。

见证了王菲政一步一步扎扎实实的成长,当初多少对他有些瞧不上眼的新兵班长彻底摘掉了“有色眼镜”,真心诚意地对他说:“王班长,我兑现自己的诺言,拜你为师。”王菲政眼眶泛红了,“班长,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当初要是没有你的激励,我就不会取得现在的进步,今后我还要好好跟你学习带兵、抓管理的经验呢。”说完,两人相视一笑,双手紧紧握在一起。

对策建议

我认为各级在大学生士兵担任班长骨干的过程中,普遍存在操之过急的心态。虽然大学生士兵知识面广、接受能力强、特长优势明显,但是军味兵味淡、岗位实践少、抗压能力差的弱势也很突出。这就导致他们担任班长骨干后容易碰钉子:老班长不看好、新战士有意见,往往在抵触、怀疑、轻视的目光中挫伤自尊心和自信心。

针对这些特点,我觉得可以从过思想关、训练关、管理关等方面逐个“跨栏”:跟踪教育引导,构建部队、学校、家庭三位一体沟通体系,及时掌握他们的思想动态,引导他们加快思想转变,真心融入部队;提高军事素质,打破“门户”之见、跨越专业界限,使他们在多岗位锻炼中全方位成长;注重实践历练,按照岗位任职的需求培养帮带,放手大胆让他们管兵带兵,不断提升带兵能力。

(第81集团军某旅二营教导员 刘 政)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