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防时评:放飞无人机,不能断了法律线

来源:中国国防报作者:王少亭责任编辑:张志伟
2017-06-15 09:06

放飞无人机,不能断了法律线

■王少亭

6月1日起,民航局下发的《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实名制登记管理规定》正式实施,无人机领域迎来了更严格的政策管控。在法律、行政、技术等多方调控下,相信违法违规黑飞问题能够得以解决。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游弋在军营上空的飞行器及其所引发的失泄密隐患有望得以控制和杜绝。

不知从何时起,各地军营上空不时飞来“俯瞰的眼睛”。就在刚刚过去的5月,多地都发生了黑飞拍摄军营事件:5月18日,武汉市洪山区,某影视公司职员胡某、何某未经审批许可,擅自使用无人机对某涉军单位进行拍摄,后被警方处以行政拘留10日的处罚;5月2日,广州市白云区,登山者黄某利用无人机对部队营区及军事设施进行航拍,警方查实后,依法给予其行政拘留7日的处罚……

无人机任性飞行带来空中安全管理难题,也考验着有关部门的管理智慧和行政能力。

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说:“法律就是秩序,有好的法律才有好的秩序。”其实,关于航空器使用管理的法律法规不仅早已有之,而且配套完善。《军事设施保护法》第十五条规定:禁止对军事禁区进行摄影、摄像、录音、勘察、测量、描绘和记述,禁止航空器在军事禁区上空进行低空飞行。《民用航空法》第七十八条规定:民用航空器除按照国家规定经特别批准外,不得飞入禁区;除遵守规定的限制条件外,不得飞入限制区。今年1月份,公安部发布的《治安管理处罚法(公开征求意见稿)》中对于无人机等飞行设备亦有所提及。

然而有了完备的法律,却没有形成井然的秩序,条条“红线”管不住操控者的任性,治不了无人机的黑飞。问题到底出在哪儿?

客观上看,无人机发展太快,相关部门反应不及时,加之有关单位和部门职能交叉重叠、责任界限不清,导致出现了管理盲区和管制“空洞”。主观上讲,管理者没有形成危机意识,没有意识到无人机会对空域管理造成多大干扰;使用者没有厘清责任意识,认为在军队营区上空飞行、拍摄,只是好奇、没有恶意,又没有造成信息外泄,不必大惊小怪。好奇不能成为推脱说辞,无意不能作为免责理由。这些模糊认识必须澄清、偏见误读必须纠正。

以上两起事件,警方迅速反应、依法处理,得益于部队官兵灵敏的职业嗅觉和公安部门周密的行动部署,为今后处理类似事件提供了新鲜判例,也为广大无人机发烧友的行为划出了一条界线——无人机不是想飞就能飞、想往哪儿飞就往哪儿飞。不得不说,这条线划得及时、划得清晰、划得深刻!

法律的权威来自人民的内心拥护和真诚信仰。杜绝无人机任性黑飞,应把维护国防法规权威作为切入点,凝聚军地有关力量,促进军地联合执法,提升普法深度,提高查办精度,增强执法硬度,使人民群众知之、信之、守之,让无人机黑飞现象彻底绝迹,从而打造清爽无忧的有序飞行空间。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