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军巧妙取胜,就是利用鬼子的这个特点……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金玉国责任编辑:向雄
2017-06-01 15:31

单纯从战术观点看,日军的作战组织力在当时的世界上,是帝国主义国家中较强的一个。但是,多行不义必自毙,日本侵略者必然难逃其覆亡的命运。日军都有哪些战术特点呢?请看今日出版的《解放军报》的详细报道:

图为侵华日军罕见彩照。(资料图)

鬼子的“三板斧”

——侵华日军战术特点解析

■金玉国

单纯从战术观点看,日军的作战组织力在当时的世界上,是帝国主义国家中较强的一个。但是,多行不义必自毙,日本侵略者必然难逃其覆亡的命运。

(一)

侵华日军在战前十分注重施以各种手段侦察,搜集情报。日军在侦察上不遗余力,舍得下功夫,手段多样。其一,发挥特务机关作用,让特务人员扮成各色各样的人,秘密散布于各要点,用掠夺得来的中国银行印发的钞票收买小孩、小贩、邮差、流氓、耍把戏的甚至是妓女等,有计划地组成间谍网,收集我军政要闻。其二,强迫居民查报军情,为达此目的,常拘捕居民以作人质,或以烧杀相威吓。其三,偷听电话,破译无线电报。其四,飞机侦察,在进攻之前,飞到预定战场,作低空侦察。其五,部队侦察,当日军进攻时,其先头侦察部队,常穿便衣或假装成我八路军进行刺探。

快速传递情报。日军获取情报后,为保证信息的时效性,十分强调运用各种通信工具快速传递。其一,使用无线电台。我八路军在战斗中曾缴获三部拳头大的无线电台,通过试验,其传递的信息能清晰地传至百里之外。其二,使用轻便电话机。这种电话机有耳筒,通过架设天线,可以收发密码,野外使用很便利。其三,设置秘密传递哨。山地用徒步,平地用脚踏车,化装成当地民众,其路线多走与大路平行的小道。其四,烧野火,放镜光,或悬挂各种信号物。这通常是日军便衣或汉奸将我军驻地告知敌人飞机或其进攻部队的信号。其五,使用军犬或军鸽。军犬健壮机警,传递情报多准确无误;军鸽常用于山地、较远距离的情报传送。其六,使用飞机。有时,实施侦察的飞机也配合小部队行动,作通信用。

(二)

日军常作分进合击的作战部署。在查明我军驻地或阵地后,日军会调集各要点兵力尤其是快速部队,从多个方向分进合击。其具体部署是:以常备军为第一梯队,以后备役兵为第二梯队,再以后备役兵的老弱者和伪军为第三梯队。部署完成后,日军就协调各路部队,向预定合击点前进。日军先头部队往往穿着中国军队服装,意在躲避我军民侦察。

日军善于利用地形地物作掩护,以火力与突击相结合,向我阵地发起进攻。进攻时,日军常用平射炮打山的正面和两侧,曲射炮打山的背后,特别注意寻找我军指挥所和机关枪阵地予以重点摧毁,然后其步兵利用地形地物缓慢(而不是快速)前进。据抗战老兵回忆,由于日军服装为苍黄色,很适合于华北环境,不易被发现,所以有时日军步兵摸到我军前沿阵地还不曾被发现,以致我军不少官兵被日军步兵手榴弹所伤。日军步兵在投完手榴弹后,即发起冲锋,与我格斗。而日军骑兵,则在其炮火射击的同时,以最擅长的两翼包抄战法,向我军侧后迂回,发起冲击,从而使我腹背受敌,常常给我军造成很大损伤。

(三)

日军还常常在攻击受阻时,惨无人道地使用生化武器。刘伯承在《对目前战术的考察》一文中指出:我军在辽县栗城战斗中,日军第11师团的万成目联队,在进攻栗城、突破苏亭村的两次战斗中,都使用了毒瓦斯。在战斗中,日军用炮弹和毒气筒放出灰黄色和黑色的烟雾,分属催泪性和喷嚏性毒瓦斯,烟雾迅速升腾、扩散,触此毒瓦斯者,感觉辣性,头晕流泪或喉痒发嚏,鼻流黄涕。在桃驱战斗中,日军则施放了窒息性毒瓦斯,中毒者除发嚏外,肺部作胀,呼吸困难,周身发肿。在平徐家楼战斗中,日军第114师团秋山旅团,用毒气筒放出糜烂性毒瓦斯。我先遣纵队触之者,脸上脚上起水泡,流黄水,蔓延腐烂,直至死亡。日军之残忍无道可见一斑!

(四)

遇袭必报复,也是日军作战的特点之一。我军著名的香城固诱伏战就是运用日军这一特点,巧妙取胜的。1939年1月,日军华北方面军调集3万余人,分数路对我冀南抗日根据地进行大规模“扫荡”。我八路军第129师将主力与地方武装分为数个作战集团,机动歼敌,反击日军“扫荡”。我第386旅在反“扫荡”中发现日军每次被袭后必派部队报复,遂决定在威县县城以南香城固地区伏击日军。2月7~9日,第386旅所属东进纵队第3团、新编第1团和第115师第344旅第688团各一部,连日夜袭威县县城,诱日军出犯。10日上午,威县县城日军第10师团第40联队以1个加强步兵中队附炮数门,分乘8辆汽车出城向南追击。12时许,日军追至南草场附近,遭我第386旅骑兵连阻击。骑兵连朝香城固方向且战且退,将日军全部诱至袋形预伏地域,我军坚决发起攻击,激战至黄昏,将日军全歼。此战,我军以伤亡50余人的代价,取得了歼敌200余人的胜利,从而创造了平原地区诱伏战斗的范例。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