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南下大军里的“青州总队”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许元责任编辑:向雄
2017-05-21 10:17

纵观人民军队历史,其战斗队、工作队、生产队的三大任务,贯穿人民军队建设和发展的过程,并随着时代条件、党的任务和军队发展的变化而不断演变和前进。

战争年代,人民军队之所以能够由小变大、以弱胜强,就是其三大任务相互融合、互为依托、相互推进的综合体现。在此,人民军队战斗队、工作队的任务自不待说,有其繁若星辰的事例可以展示和述说。而其作为生产队的任务,从毛泽东主席“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指示到“南泥湾精神”在全军和各根据地的推广,也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它为人民军队和各根据地打破敌人的经济封锁,改善军队和人民群众的生活,壮大自身武装,直至蓄积起可观的人力物力打败强敌,解放全中国,功不可没。

尤其可贵的是,那一代的中国共产党人,无论是他们在根据地组织军民生产经营自助,还是受组织委托在敌占区经商为党秘密筹集资金,乃至随解放大军到新解放区接收敌伪资产,始终恪守信仰和纪律,手过万贯资产而两袖清风,把全部的智慧和热情无私地投入到人民的解放事业中去,堪为楷模。

今天出版的《解放军报》“长征副刊”版组织的这组稿件,从几个特殊的角度揭秘了当年这批共产党员的风采。

揭秘南下大军里的“青州总队”

■许元

1948年,人民解放战争进入了第三个年头,战争双方军事力量的对比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华东野战军首先发动了济南战役,攻克了山东省会,揭开了人民解放战争战略决战的序幕。后随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的胜利结束,国民党军主力基本上被消灭,国民党统治的政治中心南京、经济中心上海以及武汉等地,已经处于我人民解放军的直接威胁之下,渡江战役即将进行,全国已处于革命胜利的前夜。

正是在这种历史背景之下,10月28日,中共中央做出决议,决定从华北、华东、东北、西北、中原五大老解放区抽调干部随军前进,到新解放区建立机构,进行接管,开展工作。华东局积极贯彻中央决议,并鉴于华中干部缺乏的实际,决定所需干部完全由山东负责选派调出,这些干部就是史称的山东南下干部。该批南下干部主要包括两种类型:一是根据将来全面接管的需要选派的地方政权干部,这些干部在出发前就配备好中央局、区党委、地委、县委班子,以纵队、支队、大队、中队为单位,整建制地接管苏、浙、沪地区的各级政权。如一个中队就是一个县委班子,指导员就是接管后的县委书记,中队长就是县长。二是根据特殊需要抽调的专业干部,如为接管上海公安系统专门组建的山东南下公安干部大队;为接管上海的财经等系统而专门组建的“青州总队”。

1949年2月底前后,华东局专门从原华东财政委员会所属的财办机关及财政厅、银行、工商总局、生产部等下属机构和山东军区后勤部抽调了近2000名财经等专业干部,组成了“青州总队”,隶属于华东南下干部纵队。之所以叫“青州总队”,是因为1948年3月21日山东青州解放后,华东财委会及其下属机构就跟随华东局进驻青州,驻在城南涝洼村等地,所以这支随解放大军南下的主要从事经济工作的特殊部队的代号就定为“青州总队”。该总队渡江到丹阳后经过集训,取消了总队的番号,改编成接管上海的第三纵队,负责财经等接管工作。“青州总队”由顾准任总队长,石英任副总队长,黄耀南任总队政委,下分财政、银行、外贸、商业、工业、交通、公用事业、房地产、劳动工资、农林等十余个大队,对口接管上海财经等各个部门。

为了便于统一行动,这些南下的财经等专业干部和成建制南下的地方政权干部一样,一律穿军装,实行军队编制;他们家属也都享受军属待遇,所以说他们属于严格意义上的解放军战士。但是,他们却既没有参加渡江战役、上海战役这样的硬仗,也没有像成建制南下的地方政权干部那样被抽调去随军支前和筹粮。因为,他们是——

不拿枪的士兵

上海财经接管干部以“青州总队”的成员为主,也吸收了来自上海和其他方面的各路精英,下面我们就来结识一下他们。

“青州总队”总队长顾准。资料照片

总队长顾准,是中国当代学者,思想家,经济学家,会计学家,历史学家。作为财经奇才,他16岁登上立信会计补习夜校的讲台,19岁完成了第一部会计学著作《银行会计》;作为一个革命青年,他20岁参加中国共产党,30多岁担任山东省财政厅厅长;作为一个南下干部,他34岁任“青州总队”总队长参与接管上海,先后担任上海市财政局局长兼税务局局长、华东军政委员会财政部副部长(兼)和上海市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兼)等职。被上海市市长陈毅夸为“倚马可待”之才。

卢绪章,上海广大华行的大老板,是上海滩的阔佬,他的总行设在外滩一号亚细亚大楼底层。上海滩的权贵都知道,他总是西装革履,乘坐美国福特牌高级轿车,前往百乐门舞厅举行盛大宴会和舞会,排场之大,令人咋舌。由他投资的企业隆重开幕时,国民党上海市市长也曾莅临祝贺。正当上海滩盛传他“席卷资财外逃,下落不明”时,他却笑嘻嘻地身穿军装,出现在丹阳城里,许多上海地下党的老同志都看傻了眼,这个大老板竟然也是共产党!其实,他是周恩来直接领导的地下党员,专门为党中央筹集经费,多年战斗在魔窟里,为党立下了大功,新近“抽逃”的二百万美元,也都已及时送达中央。接管后他担任上海财经接管委员会贸易处副处长,后任外贸部副部长。

吴雪之,公开身份也是上海滩的大老板。他先是在白色恐怖下开展秘密调查,为接管干部编写了有关上海社会、政治、经济乃至风俗习惯等二百来种小册子。后在1949年2月间冒着生命危险从香港飞回上海。那天,他挽着打扮摩登的女儿,进入香港候机室,巧遇专门追捕共产党的军统航空线调查所所长。此人正是吴雪之和卢绪章的“老朋友”,在他们手里得过不少红包。他热情地介绍吴雪之与同机飞沪的国民党上海市公安局副局长认识,又大笔一挥,给上海海关写了一张免检指示。吴雪之抵沪后,风度翩翩地率先离开了军警遍布的机场。解放军接管上海后,他先后担任上海财经接管委员会贸易处副处长、华东贸易部副部长。由于他地下党的真实身份连家人也从来没有透露过,所以当报纸上登出他的任职消息时,他那在香港不明真相的儿子很是惊讶。

刘少文,中共上海地下党情报系统负责人。正是他,将国民党各军政系统人员的家庭住址与电话、国民党官僚资本的机构设置与物资储存地点、特务机关的内部组织结构与历史沿革等重要情报亲自送进丹阳。接管上海后,他担任上海财经接管委员会副主任兼轻工业处处长,后又任总参某部部长,中将军衔。

骆耕漠,总前委财委秘书长,邓小平的财经顾问,先是被借调到第二野战军和豫皖分局协助工作,拥有开封和南京经济接管的经验,后又参加了上海接管,担任上海财经接管委员会秘书长。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