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大会≠检讨会,战士更爱“吐槽大会”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黄海峰 吴科儒 等责任编辑:向雄
2017-05-17 09:00

某防空旅勤务队军人大会上,6名士兵代表轮番上台围绕队里工作“吐槽”。“军人大会是个严肃的会议,怎么开得这么‘不正规’?”记者翻看会议议程,倒也没发现什么不妥,只是听取士兵对工作的批评和建议一项,却改以“吐槽大会”形式组织。还真别说,这种开会方式,在战士们中间颇受好评。具体情况如何,请关注今天出版的《解放军报》带来的报道:

元喆翰 绘

这样的军人大会战士很喜欢

■黄海峰 解放军报特约记者 吴科儒

闽南5月,万物并秀,而不一样的会风,更让人感到欣喜——某防空旅勤务队军人大会上,6名士兵代表轮番上台围绕队里工作“吐槽”。

“军人大会是个严肃的会议,怎么开得这么‘不正规’?”勤务队是该旅“基层建设先进单位”,队长吴炜斌、指导员丁长江又都是“老基层”,所以记者一上来就心生疑问。

“我们是按要求开的,全队官兵参加,指导员主持,队长先向军人大会报告工作,传达和布置任务,然后发扬民主,听取6名士兵的批评和建议。”记者翻看会议议程,倒也没发现什么不妥,只是听取士兵对工作的批评和建议一项,却改以“吐槽大会”形式组织。

“每天负重跑一个5公里,体能是有提高,但卫生队的军医也都认识了我。”“我喜欢指导员上课,他上课我可以打个盹。”“原本以为吃的是芝麻糊,一看才知道是碗芝麻馅汤圆。”战士的“吐槽”有喜感,也很有料。队长抓训练“急”了点,指导员授课“平”了点,炊事员水平“菜”了点……军人委员会主任、警调排排长陈翔一一记录下来,提交党支部研究解决。

“吐槽是门技术,笑对需要勇气。这种军人大会我喜欢!”话务班女兵、下士张斌红说,这种方式既把想提的意见说了出来,又以诙谐幽默的形式让对方乐于接受。记者在现场看到,“吐槽者”每人发言三五分钟、言语犀利,“被吐槽者”笑脸以对,但也不时脸红冒汗,全场不时响起掌声。

“以前军人大会可没这么受重视,也没现在这么受欢迎。”丁指导员坦言,他刚上任那会儿,因工作头绪多,加上队里小散远单位多、人员集中难,仅仅结合队务会收集意见,利用晚点名答复,勉强把第一次军人大会“开”完了。

直到训练阶段转换时,队里才真正召开了一次军人大会。会上,队长发言完,轮到丁指导员开讲了:近期专业训练要抓紧;业务班要克服工学矛盾,按时参加政治教育;炊事班搞好伙食保障……他一口气布置5项工作,又挨个强调一遍,直到会议结束。

“指导员,军人大会不是讲评部署会,是不是听一听战士们的意见?”陈排长小声提醒。丁指导员这才注意到忽视了一项议程,连拍脑袋。

此后一次军人大会上,丁指导员认真按会议程序组织。然而,让大家提意见和批评时,战士们摆手的摆手、摇头的摇头,都说没意见。

官兵到底是都满意,还是不好意思说?吴队长、丁指导员面面相觑,心中画了个大问号。会后,他们走进班排摸底发现,不少战士觉得军人大会太严肃,担心自己提意见得罪干部骨干,怕“穿小鞋”;即使提意见,也不外乎一些不痛不痒的“常见病”“大众病”。

正当队里一筹莫展时,火爆的电视节目“吐槽大会”给了他们启发。队里当即决定,把军人大会的发扬民主环节开成“吐槽大会”,让大家在“优雅地吐槽”中建言献策。

于是有了开头那场不一样的军人大会。

传统链接

军人大会作为连队一项定期的会议制度,既是基层经常性管理教育工作的一种重要方式,又是连队全体官兵民主生活的基本载体,也是密切官兵关系、沟通官兵感情的重要渠道,在增强连队内部团结,保持连队高度稳定和集中统一,促进连队全面建设和保证各项任务的完成中具有重要作用。

《内务条令》规定:连军人大会,每月或者一个工作阶段召开1次。所谓工作阶段的含义包括两方面:一种是连队每年周期性的主要工作,如老兵退伍、新兵下连、年终总结和评功评奖等;另一种是完成上级下达的作战、演习、抢险救灾等紧急或重大任务。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