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改当前,如何将“五多”挡在新体制的大门之外

来源:军报记者-中部战区作者:记者周远、通讯员徐水桃责任编辑:向雄
2017-04-13 09:54

“五多”的前世今生

■记者周远、通讯员徐水桃

“五多”,并不是一个新鲜的话题。然而,“五多”随着时代发展而不断演化、变异,又时时透着“新鲜感”。

早在1953年,军地工作中就出现了“五多”:任务多、会议集训多、公文报告表册多、组织多、积极分子兼职多。同年8月,毛主席在一份报告中就加重连队负担的“五多”问题批示:报告“所指出的问题,极为重要,是全军所共有的问题”。

进入上世纪九十年代,“五多”一般指的是:会议多、文电多、工作组多、检查评比多、上层活动多。近年来,随着反“四风”改作风深入推进,“五多”现象有所遏制,但还未得到根本性纠治。旧“五多”未除,新“五多”又生,导致基层忙乱、机关乱忙,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官兵对改革的“获得感”。

一支军队的现代化转型,注定是一场浴火重生的艰难蜕变。当前,中国军队正在疾步走进“新体制时间”。新体制描绘出的壮丽图景,是中国军队从未有过的精干高效、指挥顺畅,也是全军官兵热切期盼的破旧立新、轻装上阵。习主席强调:“要加紧转变职能、转变作风、转变工作方式,加紧学习新知识、研究新情况、解决新问题,尽快适应改革后的新格局。”这就要求我们必须把纠治“五多”当作改进指导服务的重中之重,瞄准根源用力、拿出硬性措施、务求根本解决,无论是老“五多”还是新“五多”,都将其挡在新体制的大门之外!

记者调查

旧“五多”没完全摁住,新“五多”又产生——

别以为换上马甲就认不出你

前不久,记者到几个基层单位采访。谈起“五多”问题,官兵们在表达欣喜之余,又都感到有点无奈。

欣喜的是,“五多”问题已经得到了一定程度的纠治。以“接待上级工作组”为例,据某旅统计数据,2016年他们接待上级工作组的数量还不及往年的三分之一。官兵们普遍反映,公差勤务派遣更加有序了,自己支配的时间也明显增多了……

无奈的是,像韭菜一样割了一茬又起一茬,“五多”并未得到根本遏制,又开始改头换面,披着各式各样的“马甲”粉墨登场……

近段时间,某部王指导员就被各种突如其来的通知折腾得焦头烂额。

一天晚上连队刚熄灯,忙碌一天的他正准备休息,团军务股突然短信通知:“上报2016年士官休假情况,未休假或未休完假的注明原因,具体格式在军务股网盘。”

真是“怕啥来啥”。第二天是周末,王指导员又接到宣传股电话:“从团政工网上下载关于官兵思想情况调查摸底的通知,并于下周一8点前上报相关情况。”

网络发通知,短信催材料。王指导员指着记录各种文电通知的工作簿告诉记者:“有段时间网络文电特别多,‘红头文电’和‘传真电报’去掉电头编号后通过网络往下发,深夜和节假日也不例外。”

对于王指导员反映的这些情况,官兵们形象地称之为老“五多”未去、新“五多”又来:不敢明目张胆叫公差,人情公差却多了;经领导审批下发的文电少了,绕过审批向基层索要材料的电话通知、短信通知却多了;正儿八经的会议少了,“化妆”而来的试点会、现场会、观摩会却多了……

记者通过调研还发现,在不同单位的不同时期,新“五多”还有不同的版本:有的将其总结为“试点多、观摩多、座谈多、集训多、评比多”。有的单位总结为“视频会议多、征求意见多、索要公差多、上报情况多、交流发言多”。

有的官兵说,我们对“五多”有“五怕”:一怕会议连环套,二怕材料催着要,三怕周末通知到,四怕题多背不了,五怕座谈冒了泡。在这“五怕”当中,老“五多”缀着新“五多”,新“五多”助推老“五多”,一个“多”带出几个“多”,任务与活动相伴,评比与检查相随,让基层官兵疲于应付、忙上加忙。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