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报评论:战法创新“散光”,阵前就容易着慌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丁来富责任编辑:邢同哲
2017-04-05 17:52

战法是应敌之策、作战之魂,好战法抵得上千军万马。自古以来,一流的军队总是善于向战法要战斗力,依靠战法创新在战争中赢得主动、占得先机。

“常制不可以待变化,一途不可以应无方。”战争形态在演进,战场环境在变化,武器装备在升级,作战对手在发展,只有不断创新战法,才能积蓄打赢底气。“战法灵不灵,战场见分晓。”要确保战法实用管用,就必须对表实战、瞄准战场、盯着对手搞创新;反之,如果对不准实战的靶心、摸不清战场的情况、看不透“对手的灵魂”,战法创新就会“散光”,上了战场不仅难以克敌制胜,反而可能因战法失灵而惊慌失措、自乱阵脚。

在长期的革命战争中,我军的武器装备一直落后于作战对手,但却能以劣势的装备战胜强大的敌手,关键的一点,就是我们在实践中形成了一整套独具特色的作战理论。像麻雀战、地雷战、地道战,“猛打猛冲猛追”“四快一慢”“零敲牛皮糖”等,都是我军在浴血奋战中创造的经典战法。正因此,蒋介石曾说:共军“讲究奇正虚实,讲究运用变化,寓生活于战斗,寓训练于战场,翻陈出新,千锤百炼,狡诡虞诈,神出鬼没,极尽战争艺术之能事”。

兵无常势,战无定法。纵观近年来的世界军事博弈,新战法可谓层出不穷,比如,海湾战争中的“空地一体作战”,科索沃战争中的“非对称作战”,阿富汗战争中的“网络中心战”,伊拉克战争中的“快速决定性作战”,可谓“一场战争一种战法”。谁在战法创新上领先一步,谁就在战场上胜人一筹。

未来作战,更加注重破敌体系、依技施谋、多法并举,战法创新要想发挥威力,就必须以变应变、深研精练。正如刘伯承元帅所说:“我们的战术、技术就是要研究,要发展,要创造,然而不专就不能精通,不熟练就不能生巧。”只有对战法做到“专”而“熟”,才能达到“运用之妙,存乎一心”的境界。

然而,当前一些单位搞战法创新,仅仅停留在浅表层面,“散光”问题较为突出——或是目标不够聚焦、力量不够集中,或是成效难以检验、成果难以推广,导致所谓的“创新”徒有其名、并无其实。有的指挥员忽视对作战任务、敌手、环境的研究,热衷于制造概念、雕琢文字,搞出来的“战法”读起来朗朗上口,用起来却毫无价值;有的设计战法一厢情愿,考虑威胁不周密,甚至蠢化敌人;有的运用战法表面热闹好看,实则漏洞百出。归根结底,是制胜机理没摸透、作战任务没搞透、作战对手没看透。

战法创新一旦“散光”,无论包装得多漂亮,都难以发挥效用,不过是废纸一张。按这样的战法指导训练,就会导致官兵雾里看花、无所适从;用这样的战法组织打仗,必然一败涂地,付出惨痛代价。

摸透制胜机理,战法创新才能少走弯路。现代战争,信息主导成为制胜关键,体系对抗成为基本形态,精确作战成为主要形式,全域机动成为必备能力。“劈柴不照纹,累死劈柴人。”只有把战法创新的重点放在“精打要害、破击体系”这个“纹”上,才能创造作战优势。

坚持任务牵引,战法创新才能精准用力。应当立足最复杂最困难的情况,对战场环境的种种特点、双方对抗的利弊条件、达成意图的方法手段一清二楚,在分析判断中形成战法,在综合比对中提炼战法,在斗智斗勇中运用战法,在情况诱导中变换战法。

看清对手特点,战法创新才能心有底数。战法是要和作战对手过招的,必须要“适合对手”。战法创新的过程中,应当深入了解敌人的体制编制、兵力兵器、作战特点、力量运用、战法训法,把作战对手摸透、研究透,如此一来,开出的“药方”就不会错。

战争“是一场智力竞赛”,战法创新绝非易事。只要我们精熟现代战争,精通手中武器,精确研究对手,精准创新战法,就一定能领到通往未来战场的“资格证”。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