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年代的连队卫生员,还能“超神”吗?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梁泽田责任编辑:向雄
2017-03-30 10:09

“八大员”的前世今生

■宋开国 特约记者 李永飞

“你说‘八大员’啊,这个我知道……”一提起连队“八大员”,大家似乎很熟悉,都能说道说道。可深入细究,却又感到陌生,“八大员”的称呼从何而来?具体是指哪些“员”?却没几个人能说明白。

翻阅资料,追根溯源,我军历史上“八大员”的称呼由来已久。1940年百团大战开始后的一天,129师供应部送来一些缴获的罐头,准备分给勤杂人员。卫生所所长赖玉明在院中大叫:“伙夫、马夫、卫兵、号兵,大家快来呀,有好吃的!”

师长刘伯承听了赖所长对士兵的这些称呼,觉得不太好,就想改过来。

第二天,刘伯承把赖所长叫到办公室说:“我们的伙夫、马夫应该取个什么名?你们不要笑,这是革命家庭的大事,我们革命的军队官兵平等,都是革命大家庭的一员。今后,伙夫就叫炊事员,马夫就叫饲养员,挑夫就叫运输员,卫兵就叫警卫员,号兵就叫司号员,勤务兵就叫公务员,卫生兵就叫卫生员,理发师就叫理发员。我们人民军队是礼仪之师、文明之师,称呼也应该文明。”从此,129师机关再也没有喊“伙夫”“马夫”的了,炊事员、卫生员、饲养员、警卫员、司号员、公务员、理发员、运输员这“八大员”的称呼很快传遍了解放区。

之后“八大员”的说法在全军逐渐规范,“八大员”的组成也因一些岗位退出历史舞台,而变成了现在的炊事员、卫生员、饲养员、种植员、文书兼军械员、通信员、理发员、驾驶员。他们有的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基层后勤管理条例》《中国人民解放军武器装备管理条例》《中国人民解放军内务条令》中有不同程度的体现,有的则是虽无编制却约定俗成的叫法。身处这些岗位的官兵在部队建设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但也在发展中出现了一些矛盾问题。一度还流传着这样的顺口溜:“要当就当‘八大员’,舒适的日子惹人怜。”在火箭军某部调查中,80%以上的官兵认为“八大员”是纯粹的勤务人员,甚至个别官兵觉得“八大员”离训练场越来越远,拖战斗力的“后腿”。

毛泽东说,革命只有分工不同没有高低贵贱之分。每名官兵都是部队这台大机器上的一个零部件,只有大家共同努力才能推动它的车轮滚滚向前。这“八大员”呀,少了他们还真“玩不转”呢。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