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全忠的一封信:为党分忧,一心善后

来源:军报记者-中部战区作者:记者高志文、杨清刚、特约记者赵品责任编辑:向雄
2017-03-27 16:12

信访信访,信服才息访。能解决的全力解决,政策不允许的也不能一推了之,要想办法让群众信服

全忠协调清理有偿服务项目。李杰 摄

全忠与上访群众签订协议书。权东 摄

跟你打过交道的人都知道,你是个“政策通”,既能用好用足政策为上访群众争取利益,也能依据政策做好劝解工作,让上访人员心悦诚服。

还记得那位宋德敏大爷吗?上世纪六十年代初,他主动放弃提干机会退伍回乡。不成想20年后,他反悔了,认为自己应该按照“哪里来、哪里去”的原则回北京复工。

按照政策,宋大爷的诉求不符合规定。他辗转最后找到了你,你耐心为他讲政策,但他因年老听力下降,你便把相关政策规定和解释的话一字一句写给他看,半年多下来,写过的纸摞起来足有半米高。

见宋大爷态度迟迟没有松动,你又先后两次到其家乡,会同地方工作人员和家人一起做工作。

你发现有不少乡亲受了宋大爷的误导,工作难开展,便到村广播室向全村宣讲相关政策规定,把宋大爷的情况讲清楚。在你的感化下,他终于同意息访。

为妥善安置宋大爷的生活,你经常给他送衣送饭送药,又为他申请了困难补助,用真情融化了这位上访30多年老人心中的坚冰。

能解决的全力解决,政策不允许的也不能一推了之,要想办法让他们信服。你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

还记得老兵王景文吗?他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受到劳动教养处理,1970年复员后到各级上访申诉。经过复议,部队对他的问题予以了纠正。但他对处理结果不满意,提出回到部队退休和巨额经济补偿诉求。

搞清楚40多年前的政策谈何容易!你借阅了大量尘封已久的政策书籍,在办公室翻了整整半个月,终于查到了部队纠正问题的政策依据。你依法依规劝说解释,耐心地做好思想工作,使他的态度有了明显转变。

还记得那个大雨如注的傍晚吗?你的爱人在单位值班,女儿放学回家被困在公交站台。尽管离你的办公室只有几百米远,但正赶上某地住房拆迁问题接访,你被一群人围得水泄不通。

女儿足足等了两个小时也没等到你,后来还是你的同事去帮你接的她。其实,你的妻女对这些早已习惯。因为你给她娘俩讲得最多的,就是来访者的不易。

你严格按照政策法规办事,难免有人对你不理解,甚至有过激行为,你身上大大小小十几处伤疤就是这样留下的。对此,你轻描淡写地说,让他们排解一分心中怨气,社会就减少一分负能量,这样的伤疤留得值。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