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全忠的一封信:为党分忧,一心善后

来源:军报记者-中部战区作者:记者高志文、杨清刚、特约记者赵品责任编辑:向雄
2017-03-27 16:12

信访信访,信任才来访。这不仅是群众对信访工作者本人的信任,更是对党和军队的信赖

全忠到四川看望退伍战士罗开友并为其解决后续安置问题。张国平 摄

全忠到四川罗开友老家与当地民政部门交涉。权东 摄

退伍老兵罗开友想说,要不是你在关键时刻伸出援手,他这一辈子可能就完了。

7年前,这名饱经沧桑的川西汉子第一次找到你,诉说自己的冤屈,你的心仿佛在流血。

1989年1月,罗开友的妻子因家庭矛盾离家出走,与罗开友素有嫌隙的岳父诬告他犯了杀妻之罪。在被羁押近两年后,由于没有确凿证据,罗开友被释放了,但杀人嫌疑仍不能排除。

为洗清不白之冤,罗开友开始了漫漫寻妻路。当他费尽周折找到早已改名整容的妻子时,时光已过去近20年。面对事实,当地为其恢复了名誉,但善后问题却未能妥善解决。

有人劝你,罗开友的问题主要发生在地方,与部队关系不大,你手上挠头事那么多,何苦再揽这事儿。

“一名参过战的老兵,一个曾经是提干苗子的优秀班长,因为遭人诬告毁了前程,必须为他讨一个说法!”罗开友的冤屈让你愤慨难平。

罗开友的家乡地处偏远,悬崖峭壁间的盘山公路,经常让初来乍到的人心惊胆战。这样的路,你先后跑了4趟。有一次为躲避山上落石,汽车差点坠入悬崖,至今还让你后怕。

走访上百名群众,几十次与有关部门座谈,记下5万多字的笔记……面对如山铁证,诬陷者终被绳之以法,罗开友依法获得了国家赔偿,还找到了称心如意的工作。

“信访信访,群众信任才来访。”你总爱说,这不仅是对信访工作者本人的信任,更是对党和军队的信赖,千万辜负不得。

还记得那位崔大嫂吗?那年冬天,你难得请假回了趟老家照看病重的母亲。谁想椅子还没坐热,突然接到她的求助电话,急需你帮助协调分配政策性住房。

那一刻,向来干脆利索的你有些犹豫。面对卧病在床的老母亲,你多想在家待几天啊!然而,给母亲做了顿饭、喂完药后,你还是买了当天的飞机票,匆匆赶到崔大嫂的单位。

住房落实后,这位部队干部遗孀感动无比,发来的短信至今还存在你的手机里:我就见过你一回,没想到问题解决得这么快,是你帮助了我和孩子,你就是我们的恩人!

还有一位老婆婆对你记忆犹新。有一次找你反映房屋质量问题时,由于情绪激动,她坐在地上不肯走。为了让她省点力,你就蹲下来用身体当她的靠背,陪着她。两个小时过去了,你起身时两眼一黑,差点栽倒在地。

老婆婆当时说,单凭这一点,就觉得你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

“一不烦、二不躲、三不推、四不怕”,这是你给自己立的信访规矩。

善后办成立后,你主动把单位涉及转隶的十几名重难点上访者的问题揽过来。这些与你素昧平生的人,至今可能还不知道,正是因为你的“磨破嘴”“跑断腿”,他们的合理诉求才得以协调解决。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