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形势下,如何让演习不是“演戏”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张晖责任编辑:向雄
2017-03-23 09:53

随着军队组织形态和技术形态的演进,军事演习的功能作用在日益拓展,其对国防战备资源和要素的整合转化功能更加突出,对军队建设各领域的辐射带动作用更加明显。新形势下如何拓展演习功能作用、提升演习综合效益等问题,已经引起了各方高度关注。从近些年来世界大国频繁的军演中,我们能够愈发清晰地看到这些演习所承载、所展示的主要特征和基本脉络,这无疑能够给我们以有益的借鉴与启迪。

请看今天出版的《解放军报》报道——

如何让演习不是“演戏”

■张 晖

将演习作为下场战争开打的“预实践”

1988年,施瓦茨科普夫出任美军中央总部司令,主持制定代号“1002”的作战方案,全称“保卫阿拉伯半岛行动”,并于1990年7月9日到23日,组织美军中央总部350名军官,在佛罗里达州举行代号“内窥90”的大型指挥推演,验证了“空地一体战”等全新理论,完善了“直升机‘蛙跳’战术”等创新战法,细化了“1002”方案。演习结束仅一周,伊拉克入侵科威特。于是,美军演习中的作战方案由演习场直接搬上战场,参演部队也直接用作海湾危机初期反应部队,整个作战行动与演习推演高度吻合。比如,美军演习修订的地面行动分支计划为代号“四天战争计划”,而实战中的“沙漠军刀”地面行动持续时间100小时。事实上,早在上世纪80年代,世界军事强国就普遍确立了“修订方案-演习检验-实战运用”的机制,这种常态化、制度化安排,有利于战备训练向实战聚焦、作战方案向实战趋近。

我军也历来强调要发挥好演习“战争预实践”功能,这就需要真正建立起以作战预案为核心的课题演练运行机制,把修订和完善作战预案作为组训的“起点”和“终点”,把熟悉和检验作战预案作为参演的“难点”和“重点”,从而实现预案的迭代更新和任务部队的依次轮训。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