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汉不愿干赖汉干不了的工作他一干就是11年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傅强责任编辑:向雄
2017-03-21 11:12

据今天出版的《解放军报》报道,军队信访工作,是党和国家信访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军队思想政治工作的重要方面。谈及对这项连结党心、军心、民心特殊工作的理解,全忠做出了充盈着诗意和激情的表达——“我爱这座‘心桥’,传递党的温暖、为人民纾困解难是信访人无悔的使命担当。”这是忠诚的感言,是真情的付出,亦是爱的领悟。

在军队全面深化改革的关键时期,作为善后办系统涌现出来的优秀典型,全忠身上那种顾全大局、勇于担当、敬业奉献的精神无疑闪耀着夺目的光芒;他用大爱在党、军队和人民群众间架起了一座温暖的心桥。这座桥让艰难中寻求帮助的群众重燃希望;这座桥不断延伸,汇聚着实现中国梦强军梦的点滴力量。

全忠接待上访群众。 权东 摄

人物小传:全忠,1971年12月出生,1990年12月入伍,历任战士、排长、指导员、中队长、参谋、干事、信访办主任等职,现为北京军区善后办政工组老干部处处长,荣立二等功1次,三等功7次,2010年被评为全军信访工作先进个人,2015年被评为华北五省市涉军维权先进个人,2016年被表彰为全军优秀共产党员。

温暖的桥

■傅 强

隔着办公桌,我们对面坐下。窗外,最后一抹霞光也已经褪去,天色暗了下来。远处的西山亦在愰惚间如一抹水墨般洇染开去,影影绰绰地模糊起来。

全忠精瘦,个头儿足有一米八的样子,灯光将他微微前屈的背影印在窗边宽阔的白墙上,显得更加高大。这时,他挂断电话,放下手机微笑道:“稍等一下,我喝口水。”说罢,侧过身去从兜里掏出几片药,匆忙地塞进嘴里,然后端起桌上的茶缸,喝了一口。“没办法,你看我官儿不大,每天都这么忙。抱歉啊,让你久等了。”

采访前,我看过他当年的照片,白白胖胖,高高壮壮的。这是一个曾经当过连队指导员,在北京军区某集团军冬训比武中带队获得过第一名,个人同时赢得“四会教练员”比武第二名的优秀军人,高大威猛。目光移至他的脸上,与身形一样,清癯干瘦,能感觉出他不堪的疲惫。额头上似乎飘浮着一层细密的汗珠,在灯光里晶莹闪亮。他一定是不愿意让外人看见他因胃痛带来的不适,始终以微笑示人。我陡生不忍,对他说:“全处长,你也劳累一天了,回去休息吧,我们明天再谈吧?”他笑道:“今天的事儿还是今天干完吧。不瞒你说,明天呀,你还未必找得到我了。你别不高兴,我总觉着,群众比记者重要,上访比采访重要。”

我一时语塞。惚尔,我注意到他放在桌上的老款手机,想找个轻松点的话题:“你这个手机可是有点儿老旧了。”他看了看手机,说:“倒不是我换不起,现在市面上大都是一体机,单电池,不能拆换。我这个后盖可以打开,我备了3块电池,不然不够用。刚说到这儿,手机铃声又响了。他迅速接起,对着手机说了几句就挂断了。然后对我说:“我家那口子,问我怎么还不回去,饭都凉了。”脸上显出一种无奈,也有一丝满足。

一年前的一个冬夜,彼时他刚从原北京军区政治部信访办主任的岗位上履新北京军区善后办兵员文职处副处长没几天,一大群上访群众就“打”上门来,给了他一个“下马威”。当时他正在和爱人李亚红通电话,本来约好要回家吃晚饭,一起给女儿全欣过生日、切蛋糕的,可他处理一个老上访户的棘手事情,迟迟脱不了身。他正在和妻子解释,一群人突然涌进接访大厅。上访人群将他团团围住,吵吵嚷嚷的,个别人还边推搡边辱骂。对这种情形,他并不惊讶,甚至没有躲避。两分钟后,他开口了:“同志们哪,是不是该我说啦?你们这个样子能解决问题吗?咱们还是要坐下来协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不知什么时候,妻子李亚红已经站在办公室窗外的夜色里,默默凝望了他好一会儿,而全忠并不知道。李亚红从来都很支持丈夫的工作,更不会在工作时间打扰他,可她实在是不理解,这都晚上10点多了,丈夫还有什么要紧工作,连女儿的生日都不顾。从宿舍到全忠的办公室,走路大约10分钟。一路上李亚红裹紧大衣,想着,今晚非得把他拉回家。善后办的办公楼灯火通明,她一抬眼便看见了丈夫。接访大厅里,全忠正被一群人围着,比比划划地正解释着什么。

李亚红停下了脚步,没有走进去,就那么怔怔地看着,眼睛湿润了。寒风中,她给丈夫编了条短信,只4个字:别太晚了。想想,还是没发出去,然后扭转身,向暗夜里快步走去……

全忠刚上任时,善后办领导找他谈话,让他继续担起信访工作,第一项任务就是解决营区内“钉子户”拆迁的老大难问题;可是,他还没来得及理清情况,这些人就堵上门来了。那个夜晚之后,他主动上门,一家一户地做工作,跑了几十趟。几个月后,他的心血、真情和坦诚,有了回报,搬迁协议达成了,拖延了3年的工程,在春天刚刚吐露出一丝气息的时候终于开工了。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