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外维和的郑先生:你有一封家信,请查收!

来源:军报记者-中部战区作者:马静责任编辑:向雄
2017-01-12 10:54

亲爱的郑先生

马静

今天是郑先生执行维和任务到达南苏丹的第102天。最近夜里我总是牵挂到失眠,不如写出来抒发一下内心的思念。从郑先生登机那天开始,每天早上一睁眼第一件事就是用微信打卡数天,从一位数,到两位数,到三位数……

记得几个月前,在外地训练的郑先生有一天突然打电话,只问了一句:“我要去维和,你同意吗?”我只以为那是郑先生的玩笑话,于是说:“你去呗!”没想到两个小时以后又接到郑先生的电话:马老师,我已经报名了!明天回来,集训……天啊!听到郑先生这么说,我整个人都是蒙的!我真的以为就是个玩笑!从没想到军中无戏言!郑先生这是要去哪?去多久?地点:南苏丹(瓦乌)时间:一年!

郑先生没有给我过多思考的机会,也没有给我做心理准备的时间,日子就在他训练、学习中飞快的度过。本来以为在集训队,做为家门口干部的郑先生,最起码星期日能回家一天!可是没有,为了适应南苏丹相对恶劣的环境和当地严峻的形式,集训的这几个月,我只领着小郑同学,在集训队铁门外和郑先生见了三次……

思念,牵挂,从郑先生踏上南苏丹红土的那一刻,随着期间的久远日渐深刻!由于当地的通讯不畅,电话几乎是打不通的!即使打通了,也是时断时续,说不上两句话。

郑先生走后的一天晚上,小郑同学问我:“马老师,我什么时候上小学呀!”我说:“还要等到2017年的9月份!”她又问我:“那现在是几几年?”我说:“现在是2016年。你问这个干嘛?”她就很认真的跟我说:“因为我上小学了郑先生就回来了呗!”此时泪水早已模糊了我的眼睛。小郑同学仰起头,睁着那双和郑先生一模一样的眼睛,很认真的盯着我说:“马老师,这么大人了,还哭?我这个小情人都没有哭,你哭什么?”我瞬间破涕为笑。其实小郑同学的老师给我发微信说,好几次中午午休,她说梦话都叫着爸爸……

我明白,选择和军人结婚,意味着什么!军嫂,这个词带给我的除了动听,更多的是孤寂,担当和责任!中国自1990年开始执行维和任务,至今已有26个年头,一批批维和官兵,肩负使命,在异国战场书写忠诚,郑先生和千千万万中国军人一样,为我们的强军梦,中国梦,不懈的努力着!为扬我国威,在异国他乡挥洒汗水甚至热血……

103,104,105………365,在新的一年里,愿君安好,愿所有为世界和平做努力的中国军警安好!

盼君凯旋!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