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建跃作品《忘不掉的新闻》

来源:军报记者-中部战区作者:刘 波责任编辑:向雄
2016-11-17 11:17

忘不掉的新闻(序)

——郭建跃新闻论作精选

原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报刊司司长 刘 波

《解放军报》要推出“长江韬奋奖”获奖者系列文丛,郭建跃是第12届“长江韬奋奖”获得者,名列其中。他为自己的作品选集取名为《忘不掉的新闻》,邀我作序。我想就这个书名说点感想。

这本集子包括“观察思考”“人物故事”“现场见闻”等7个部分。150多篇稿件。其中的人物通讯如《功臣泪》《播火者》《矗立在人们心中的人格丰碑》等,写得很感人。现场新闻《集训7天不见纸》《一46℃:奇乾哨兵过三关》《比武场惊现“10.9环”》等,也写得很精彩。然而,这本集子中,究竟哪些稿件才是最令人“忘不掉” 的新闻?看过书稿,掩卷沉思,最令我忘不掉的,还是“观察思考” 中《关注指挥员能力增长点》《是否都忙在了战斗力上》这30多篇观察稿件。这些稿件,直面部队现实,有喜报喜,有忧报忧,将部队的生活场景、官兵的精神状态如实地展现在读者面前。特别是对部队建设中存在的各类问题,既客观冷静地分析原因,又大声疾呼,提出解决问题的意见和建议。可谓是有的之矢,触心之论,读来振聋发聩,引人深思。比如,在《关注指挥员能力增长点》这篇稿件中,他通过实地观察,发现一些高级指挥员不熟悉电脑,也无心学习,“训练中有若干参谋人员坐在电脑旁当助手,一场演习下来,自己几乎不用动一个键”,就毫无遮拦地将这景象实录下来,又大声疾呼道:“假如有一天上了战场,身边的参谋出现伤亡,我们的指挥员不就成了睁眼瞎?”可谓一针见血。再比如,他深入训练场,观察到不少指挥员讲评训练,只说“过五关”,不说“走麦城”,他认为这是部队训练中一个危险的通病,便写成一篇《训练场不缺表扬缺批评》,文中问道:“难道我们的训练真的就好得很、差不多吗?显然不是。”又语重心长地指出:“我们军队的指挥员,千万不要拿哄孩子那一套来带兵。部队是要准被打仗的。只要冲锋陷阵,就是你死我活。训练场上没有批件,战场上就没有胜利!”可谓振聋发聩。郭建跃这些稿件,不敢说是“人人心中所有,人人笔下所无”,但说是许多记者“看得出来,写不出来”却不为过。不能说我们的记者不会观察。据我所知,我们许多记者还是有敏锐的观察力的。那为什么看到了没能写出来?这恐怕和我们记者的采写套路和技巧有关。多年以来,我们的记者大都走的是“反面文章正面做”的套路,就是在一个时期内,社会上有什么负面的倾向,出现了什么不好的风气,记者不是用笔触去直击现实,而是绕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弯子,四处搜寻,找一个正面形象来回答。比如,发现奢靡之风泛滥,就去写一个艰苦奋斗的典型;跑官买官盛行,就去写一个淡泊名利、不跑不送的典型;指导员不会讲课,就去写一个讲课深受战士欢迎的典型……长此以往,记者的报道成了好人好事的表扬稿.报纸也就成了光荣榜。

我不是一概否定这种新闻写作套路。几十年来,我们的记者发现和写出了许许多多各种类型的典型人物、典型事件、典型经验,对改毫杜仝风气、促进工作起了一定的作用。然而,时移世易,以现今的社会生态,再照这个套路写下去,恐怕很难冒出真正的大记者、名记者来。按照郭建跃的说法,当前的记者队伍,可分为三个层次:第一层次,能用熟练的笔触描述现实生活中的新人新事,这是“工匠级别”;第二层次.笔锋常带感情,把人物或事件写得感人至深,这是“艺术家级别”;第三层次。就是能像范长江那样,以浓烈的家国情怀,深刻关注和忠实记录人类社会正在发生和形成的历史,不断理性地揭示历史进程中的瓶颈所在,提出解决问题的见解,影响和推动社会的发展与时代的进步.这才是最高层次的“大师级别”。他这样分类不一定确切.姑且按这种分类法来考量,我看眼下的记者队伍中,属于第一、第二层次的居多,而属于第三层次的恐怕是凤毛麟角。在我看来,检验一个记者的稿件,至少需要十年时间。如果十年前写下的东西,当时就能引起反响,十年后的人看了,仍然觉得深受触动,击节称快,这就不是一般记者的文字了。看郭建跃这些观察新闻,多是十年前写的,当时军网一出,跟帖上万。时至今日,还有人常常提起。应该说,这确是令人忘不掉的新闻。但只凭这些稿件,还不能说他达到了最高层次,进入了“大师级别”。他曾说过,自己从不敢和新闻界的“高山峻岭”相比美,却是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心向往之。据我所知,这些年来,每过一段时间,他都要对自己的新闻作品进行一次近乎残酷的解剖分析,回头看看哪些是精品力作,哪些是滥竽充数,哪些是可有可无,力戒自己少些可有可无的东西。他甚至为自己曾经写过的一些应景之作而汗颜。由此看来,说他想努力越过第一、第二层次,朝着最高层次攀登、冲刺,当是合乎实际的。

三十年前,我在战友报社当社长时,曾到郭建跃所在的部队采访。那时,他刚调到63集团军的宣传处当新闻干事。深秋的夜晚,我和他在部队简陋的招待所里抵足而卧,整整聊到起床号响起。交谈中我发现他有着敏锐的观察力,对部队的政治工作、军事训练及当时正搞得红火的创收经营,都有独到见解,觉得他是个当记者的材料,便想调他到《战友报》当记者。不想军报也早发现了他,捷足先登,将他调进了军报。后来,我调到军报记者处当处长,经常和他一起下部队采访.一起研讨新闻大家的名篇佳作。我见他行囊中经常装有范长江的《中国的西北角》、斯诺的《西行漫记》,闲暇时就反复研读,便萌生了一个念头,想让他学学范长江,到陆海空三军一路行走,对部队的军事训练、政治工作、后勤保障等做一番实地观察,写一组观察报道,将真实的军旅生态展现给读者。他欣然同意,且跃跃欲试。后因种种原因,未能实现。现在,部队正大力改进作风,讲究实事求是,记者采写也破除了许多条条框框,我就想,能不能在报纸上为建跃开辟一个“建跃观察”的专栏,让他放开手脚,去观察,去追寻,去思考,去发声。果能如此,假以时日,建跃将来成为范长江第二,说不定还真有可能呢!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