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25军为何不仅未减员反而越打越强

来源:中国国防报作者:卢军、张锋责任编辑:申泽林
2016-08-22 08:55

“还是当年那份情”

——探访红二十五军长征出发地见闻

■本报记者 卢 军 特约记者 张 锋

河南省罗山县何家冲,是一个三面环山的小村落。村头有一棵粗壮的银杏树,历经800多年风雨,依旧枝繁叶茂,当地村民都叫它“红军树”。1934年11月16日,重新组建的中国工农红军第25军,就是在这棵大树下集结誓师,走上漫漫长征路。

初秋时节,记者来到这里采访。

“说来也奇!”村中老人回忆说,红军出发时天降大雨,像是惜别。队伍刚走不久,这棵银杏树便被雷电劈成两半,树干被烧得漆黑。大家以为这树活不了了,谁知一年后,当红25军长征胜利的消息传来时,树干中间竟长出了新芽。村里的老人说:“这棵树通灵啊!它将我们大别山人与红军紧紧联在一起。”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站在这棵依旧苍翠挺拔的古树下,风吹树叶沙沙作响,仿佛诉说着红25军浴火重生、走向胜利的辉煌历程。

据党史记载,长征中的红25军战士大多是“娃娃兵”,平均年龄不到17岁,从何家冲誓师出发时仅有2900余人。但一路前行,不仅没有减员反而发展壮大了,到陕北时已增加至3400余人,这在长征队伍中是少见的。

“为什么红25军越打越强大,其制胜密码到底是啥?”罗山县人武部部长詹才胜说,血浓于水的军民鱼水情功不可没。“青树叶,秋来黄,叶落林疏无处藏;咱住百姓茅草房,亲热共一堂。”这首当年的红军谣,就是何家冲军民团结一家亲的生动例证。

土生土长的讲解员郭琦向我们深情地讲述了至今仍在大别山广为流传的“何大妈舍己救红军”的故事。

何大妈原名叫吴秀真,是何家冲农民何胜群的妻子。有一次白匪进村,一位伪装成农民的红军伤员被抓,何大妈上前拦住说是自己的儿子何耀榜,全村人都出来作证。白匪不信,一枪托捣瞎了何大妈的右眼,又用刺刀在何大妈的腿上捅了一刀,倒在血泊中的何大妈仍不改口……

“像何大妈这样救护红军的故事,在大别山有许多。”信阳军分区政治部主任张中廷动情地说,正是有无数个“何大妈”,才使得红25军能够在长征途中发展壮大。而今,这种拥军传统更是罗山县乃至信阳市的一张红色名片。为做好拥军工作,罗山县以荣军休养院为载体,率先开展了荣誉军人休养试点,从2006年至今,已组织荣军休养26期、1256人次。

“转业军人不下岗,随军家属不待业。”张中廷告诉记者,在政府机构改革、企业减员增效、安置难度加大的情况下,信阳市仍千方百计做好安置工作。仅去年一年,该市就安置转业干部、退伍军人、随军家属1500余人。

在信阳市,粮食部门统一配送军粮,使驻军部队吃到统筹采购的优质粮食;供电部门统一划定部队营区为一级用电单位,确保电力供应;教育部门按照“就近、就好、优先”原则,把军娃招到全市最好的学校读书……

据悉,信阳市200多个乡镇、街道办事处都建立了双拥机构,村、社区均成立了“军人家庭服务中心”,全市各种双拥组织4600多个,还涌现出35年如一日照顾烈士父母的退伍战士王克华和“全国爱国拥军模范”赵海菊等一批何大妈式的典型。

数字是枯燥的,但数字又最具说服力。这一串串数字、一件件实事,见证了850万信阳人民的拥军真情。

“还是当年那份情啊!”暮色时分,伴着《十送红军》的旋律,记者走出了何家冲。此刻,仰望星空,一股暖流从心底升腾:这一曲曲流传恒久的拥军颂歌,一个个感人肺腑的拥军故事,正像这洒满晴空的星斗,组成了绚丽多彩的拥军画卷,牢牢定格在大别山间。

(《中国国防报》2016年8月22日 01版)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