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气动力研究“国家队”洞里有乾坤:竟能驾驭闪电

作者:王通化 邹维荣 徐青 于杰责任编辑:向雄
2016-06-28 09:29

洞天起风雷

——记中国空气动力研究与发展中心科研创新群体(上)

▇本报记者 王通化 邹维荣 通讯员 徐 青 于 杰


科研人员在高频等离子体风洞试验现场研究课题。余江 摄

请想象一下这幅画面——

翱翔浩瀚太空的神舟飞船、搏击万里长空的新型战机、航行辽阔海洋的“辽宁号”航空母舰、奔驰神州大地的高速列车……

你可知道,画面里这些令人激动的“国之重器”,每一个横空出世,都与同一群人紧密相连!

他们自主设计建成世界级风洞群,成功构建起风洞试验、数值计算、模型飞行试验“三大手段”齐备的世界一流空气动力试验研究能力体系,在几乎所有涉及空气动力学的国家重大研究计划和工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他们,就是中国空气动力研究与发展中心科研创新群体。今天,我们来到巴蜀腹地的一座座风洞,感受他们用创新驱动的阵阵风雷。

▇洞察世界:镌刻“中国坐标”

试问,世界上谁能驾驭闪电?

那一年,中国空气动力研究与发展中心的一群科研人员立志要做驾驭闪电的“艺术家”——他们在一片荒地上发起了向某大功率电弧风洞的冲锋!

大功率电弧风洞,是导弹、卫星和宇宙飞船等高超声速飞行器研制的核心试验设备。电弧风洞试验被称为“驾驭闪电的艺术”,就是人工制造出一段能够稳定运行的闪电,在高气压条件下将气流瞬间加热,模拟飞行器面临的高温环境。

如何制造闪电?如何控制闪电?如何快速降温?摆在研究团队面前的3个问号,个个都是世界级难题。风洞总设计师陈德江带领科研人员,先后攻克了电源系统、加热器多个关键技术难题,从开工到建成仅用时22个月,创造了我国风洞建设史上新的纪录。

电弧风洞首次试验那天,望着喷薄而出的耀眼弧光,副研究员周玮的脸上难掩喜悦和自豪:“看,多美的弧光啊!有了它,意味着飞船能够安全返回、意味着航天飞机能够翱翔太空……”

那一刻,周玮和他的战友们知道,世界风洞史上,从此又多了一个醒目的“中国坐标”。

突破世界先进水平,源自瞄准世界一流的眼光。从中国空气动力研究与发展中心成立那天起,一代代科研人员虽然身处巴蜀腹地的偏僻之地,但目光焦点始终锁定在世界技术前沿。

在该中心被誉为“学术殿堂”的励志厅,一排排外文原版专业书籍静静陈列在书架上。随手抽出一本,扉页上一行字迹清晰可见:“安继光购于1956年”。安继光教授是该中心第一代科研专家。

在该中心一处试验风洞的进门大厅,一块提示板上标注着该试验团队从7月份到10月份要参加的全国、国际学术交流研讨会议。

一本本带着时光痕迹的外文书,一个个学术交流会议,从侧面见证着这个群体洞察世界的目光。正是在这一目光引领下,他们在世界风洞领域镌刻出一个又一个“中国坐标”:

年逾七旬的风洞设计专家刘政崇带领团队从零起步,历经1000多个日日夜夜,攻克了制冷系统、喷雾系统和高度模拟系统等多个关键技术难题,成功建成我国首座多功能结冰风洞。

大型低速风洞、大型低温风洞、大型连续式跨声速风洞,堪称世界风洞建设工程的巅峰之作,是我国迈向航空航天强国的标志性设备。该中心科研创新群体历经漫长而艰难的9年时间,突破主要关键技术。

风洞设计专家廖达雄带领科研人员一举突破开口风洞低频脉动压力等难题,建成背景噪声等级达到世界先进水平的大型航空声学风洞。

立式风洞、燃烧风洞、等离子体风洞、跨声速风洞、超声速风洞……凝望着一座座完全自主设计建设的风洞,该中心负责人充满激情地说:“在相关领域,过去我们是‘跟跑者’,现在是‘并行者’,未来要做‘领跑者’!”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