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军抢修朝鲜铁路桥揭秘:防细菌弹 下潜冰河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裘山山责任编辑:申泽林
2016-06-23 10:00


资料图

1951年春节刚过,父亲作为铁道兵的一员,跨过鸭绿江赴朝参战。父亲是北洋大学土木工程系的大学生,在冰天雪地的朝鲜战场,他和战友们历尽千难万险,全力保障铁路的畅通。

1953年,他所在的部队担负守护大宁江桥的任务。大宁江桥是朝鲜金义线上非常重要的一座桥(朝鲜三大铁路桥之一),关系到整个金义线的畅通,也是被美军炸得最厉害的一座大桥。敌机上午炸他们下午修,敌机下午炸他们夜里修;正桥断了,他们就修便桥,保障后方物资源源不断送上战场。美国媒体由此感叹:“美国和其他盟军的飞机一直在轰炸共产党的运输系统,但他们仍有火车在行驶……坦白地说,他们是世界上最坚决的建设铁路的人。”

轰炸不见效,敌人又换了一种方式——投掷细菌弹,用以杀伤这些“最坚决的铁路建设者”。父亲不幸“中弹”,他被美军飞机投下的细菌弹染上了斑疹伤寒。这是一种死亡率极高的传染病,父亲被送到战地医院,昏迷整整5天后才醒过来。醒来后又马上重返战场。

就在入朝第3年的秋天,父亲他们发现大宁江桥的其中一座桥墩有一道裂痕,顿时万分忧心。裂痕是否严重,需不需要重修?如果要重修的话,必须先修建拦截大坝(围堰),抽干河水,工程量非常大,更何况处于战争中。

大宁江水深近20米,桥墩自然也是几十米高。为了彻底弄清水下桥墩的情况,部队派了一个潜水队探测。但潜水员潜到水底好几趟,上来说这里有裂痕,那里有裂痕,但裂痕多深,在什么位置,表达不甚清楚。

父亲就提出亲自下水去看一下,领导让父亲去潜水队作短暂训练,父亲的水性好,小时候在剡溪里泡大的(李白有诗云:湖月照我影,送我至剡溪),短暂训练后,潜水队队长认为他可以潜水了。

10月的朝鲜,河水冰冷刺骨,父亲喝了几口白酒就潜入水中。他上来又下去,在水底围着那个桥墩反复勘察、计算,终于心里有数了。他上来向领导报告说:裂痕不严重,桥墩可以继续使用,货车和客车都可以通过,不必重修。领导很吃惊,一再地问,你有把握吗?父亲说我有把握。

这时,上级派来的工程师表态,他相信父亲的分析判断,如果有问题,他也愿意承担责任。这么一来,终于决定不重修桥墩了。后来的情况,证明父亲的计算和判断是正确的。那个桥墩始终没出问题。

由于父亲的精确勘察和正确判断,使得大宁江桥不但没有影响运输任务,还节省了大量的资金和人力。那位工程师提议给父亲报请二等功。大家也都觉得这是个重大贡献,应该立功。

可是,二等功报上去却没有批下来。一问原因,是父亲在此之前刚刚受过一个处分。

3个月前,父亲所在部队接到一个重要命令:必须在10天之内将大宁江桥的正桥修通。可是,经过3年的反复轰炸,正桥已严重被毁,按正常情况起码得修半年才能通车,就算是紧急情况也得两三个月。可是上级下达了死命令,只给10天。因为和谈代表团的专列要经过正桥,专列已经到了距大宁江桥最近的一个车站,父亲他们都能看到一些外国人叼着烟下车散步了。周恩来还亲自打电话来过问此事,如果10天内不能修好,就算违反命令。

父亲和战友们全力以赴投入战斗。那10天里,他几乎没有躺下过,实在太累了,就坐着打个盹儿。时值7月,洪水泛滥,给抢修工作带来了新的困难。哪想越急越出乱,一些技术人员发生了平时绝不可能发生的计算错误,以至于又延误了一些时间。

最终,他们在第11天的晚上修通了那座桥,比上级要求的时间晚了28个小时。因为这延误的28个小时,父亲和所有与此相关的人员都必须受处分,每人承担几小时。首先是部队长被撤职,然后是科长、技术人员等,一路排下来。父亲作为工程师,承担了其中的4小时,处分是行政警告。

这就是父亲此生唯一的处分的由来,而由于这个“行政警告”,他3个月后该立的那个二等功也给抵消了。

父亲给我讲述着发生在60年前的故事,无比感慨地说,我从军35年,立了8个三等功,就是没有立过二等功,你总算是立了一个。

我对父亲说,无论是你失去的那个二等功,还是你受到的那个处分,都比我的二等功更光荣。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