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女兵中走出的知名画家呼鸣:画出女兵的勇与美

来源:军报记者-中部战区作者:苏崇琦 记者 郭建跃编辑:向雄
2016-04-12 15:33

画出女兵的勇与美

——访从女兵中走出的知名画家呼鸣

█ 苏崇琦 记者 郭建跃

呼鸣与她的作品

她有对传统的挑战,她有对油画的颠覆,她画中对女兵的表达前所未有,她以画女性尤其是女兵闻名于世,她执着的向世界展现着一幅幅女兵的独特勇与美。呼鸣,一个连名字都特别的,从女兵中走出的新锐画家。

呼鸣现在是知名旅澳女画家,她的油画作品在国外深受欢迎,是唯一一位被悉尼市政厅艺术馆藏有作品的华人艺术家。在国外多次举办个人画展,几乎每次都破参展人数和认购人数的新纪录。她创作的油画作品,一半是关于中国女兵的。“女兵对我来说太熟悉了,闭着眼睛都能画。”

当兵时的呼鸣(中间)

原因是她15岁就参军,有20年的军旅生涯。原是天津第254医院的一名女兵,政治处的广播员,后来当过图书管理员、电影放映员、俱乐部主任、文化干事、外科护士和八一电影制片厂特级美术设计。

虽然在国外生活了多年,但她还是会时常梦到部队的生活:梦到紧急集合来不及穿衣服,梦到忘记带语录本,梦到行军掉队找不到部队,要不然就是发现战友都换了新军装,只有她还穿着老式军装……“记忆和梦境都是转瞬即逝的,但是落在画面上,就成了永恒。”呼鸣深情地说:“我是在画我的回忆录。”

呼鸣对军队有着深厚的感情。军人家庭出身,从小又在原北京军区总医院的院子里长大,“军旅生活已经融进了她的血液里”。伴随着她画展同期上线的还有“呼鸣讲故事”微信公众号,连载的内容,是呼鸣回忆自己在部队时各种有趣的故事,练习枪法,偷看禁书,兴建图书馆,当播音员,检修广播线路,申请入学等等。每一个小故事里的呼鸣,都个性十足,透着青春的气息与天真无邪。其中有一则讲了她在澡堂画画的故事。

呼鸣作品

那一段时间,她迷上了画速写,并且发现了一个画速写的好地方——洗澡堂。第254医院的澡堂一个星期开放两天。澡堂里人头济济,一个喷头下三四个人,旁边还有一些哆哆嗦嗦等待的。“都是年轻女兵、女护士、女医生,脱了军装,蓬蓬勃勃一片裸体。太美了!”呼鸣回忆说:“我带了一个画夹去澡堂,在水蒸汽中铺开画纸,吓得女兵尖叫起来。有的说,‘呼鸣,你真流氓,不许画我!’,有的说,‘画呗,但是警告你,不许画脸!’”现在谈起当时的场景,呼鸣还会忍不住大笑起来。

轻触,加载更多